第七十六章 传授

小说: 我真的两千岁 作者: 常红 更新时间:2020-11-22 02:10:03 字数:2242 阅读进度:76/79

一夜无话。

天还未光亮的时候,只有别墅围墙之上的球形灯里发出一些不甚明亮的光芒。

孙宇翔带着五个兄弟,并成一排,背着手站在九号别墅庭院的草地上。

寒风之中,六人身穿紧身练功服,微微露出兴奋之色,对即将到来的所谓“指点指点”,抱着无限憧憬。

时间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缓慢,孙宇翔一遍一遍的抬起手腕看时间,可五点却始终差那几分钟。

慢慢的,六人才感觉出清晨这个时候的寒风有多么的凛冽,即便是他们长期保持高强度的训练,还是忍不住有些颤抖。

没多久,天地之间竟然弥漫起一层淡淡的薄雾,细小的水珠向他们侵袭,偶尔吹过的一缕微风,都犹如刀子一般刮在他们身上。像是此时迷茫的早晨一样,六人看着时间已经悄然过了五点,也开始迷茫起来。

陈岩让他们五点在此等候,可迟迟不见他人影,他们的内心变得有些焦虑。

难道陈先生睡过头了?

或者这是一种考验?

几人忍不住胡思乱想。

如果事情是明朗的,等便等罢,多等一会儿也无所谓,关键就是弄不清楚为何陈岩还未出现。

其实陈岩早就一处黑暗的地方看着孙宇翔等六人,说不上是一种考验,只是单纯的想看看这几人的心性如何。

人在被告知处于监视之中的时候,总会收敛含蓄一些。

相反,如果是在一个放松的、自我的空间里,则会暴露出很多人前与人后不一样的地方。就好像没人的时候,会把腿翘到桌子上,会不修边幅,不梳理头发。

也比如此时,孙宇翔作为这支安保小队的队长,时不时的看时间,就会在无形中放大他们六人的焦急感,而且他也没注意到其他人的心里变化。周剑年纪最小,做事有一些毛躁,从开始到现在,虽说是背着手站得笔直,可背在后面的一双手把玩着一个小圆球,看样子有点像核桃之类的。年纪最大的赵占,平时是负责后勤和设备管理的,此时倒是没有过多的动作,但双眼却在一开一合,显然是在摸鱼打盹。平时非常边缘人的张杰,则是不知道神游到何处去了。还有一个马飞,左顾右盼,仿若一位多动症少年一般。剩下的乔梁,眼观鼻鼻观心,多少还在坚持,因为他是最晚进入这支团队的,与其他人并不熟稔。

这时,陈岩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只是观察了一会儿,也无法看出更多东西,但至少得陈岩感觉这些人里没有什么坏心思。

看到陈岩,六人立即“正襟危立”,目不斜视。

陈岩缓缓行至众人身前两三米开外,道:“多的话我就不说了,你们在九号别墅待了很长一段时间,或许已经看出一些端倪,见过一些超乎常理的事情。你们也可能或多或少有听闻这个世界,并非眼睛里看到的那样,还有一些玄学玄乎的东西,比如这样……”

陈岩说罢,伸出手来打了一个响指。

顿时,陈岩打响指的两根手指上窜出一戳火苗,火苗虽然被威风吹拂得左右摇摆,偏偏却不灭。

“这不是魔术,也不是一种障眼法,而是气!我们称之为灵气!”

撤掉火苗后,陈岩自顾自的说道,“灵气自开天辟地以来,就存在于天地之间,常人无法察觉到灵气的存在,只有一些天赋异禀的人才能在未入门派之前,自主感受到,其余都需要师傅领进门,专门教授,所谓门派即修炼修行的聚集场所。

今天你们六人,算不上是我收你们为徒,只是增加你们一些实力,不至于大小事物都需要我亲自去处理。

当然,修炼之后于你们自身也是相当有好处的,你们的力量、速度、反应都会得到质的变化。

我不奢望你们有多高天赋,但如果我教了后,你们还不会,我也不会多讲解,这本身就需要你们自己去感悟。

最后谨记两点,一、不要恃强凌弱,二、不要在外报我名头。如果有为非作歹,我自当清理。

如果你们其中有人表现得好,可以考虑收入记名弟子。”

嘶!

六人顿时倍感压力,又觉得新奇无比。

不是魔术,而是用一种他们根本不知道的灵气,用手指处窜出火苗,在他们看来就是神迹。

至于清理,肯定是清理门户的意思。

最后一句说可以考虑收入记名弟子,这让他们暗暗生出了好好表现,一定努力的想法,争取成为记名弟子。

“你们可能已经察觉出站在九号别墅里边与外边,有不一样的感觉,这是因为里边的灵气更为充裕,对你们初学者而言,这是最大的助力。”这一点陈岩并没有保留,只会让他们更为爱护这里,假若这里遭受到了破坏,同样也会损害到他们自身的利益。

“接下来,跟我这一样坐好!”

陈岩抬手朝屋子里边挥了挥,小二哈立即叼着几个蒲团走了过来,因为蒲团的大小远远大过它的个头,以至于看起来它摇摇晃晃的,颇为滑稽。

见到小二哈,孙宇翔等人有些头皮发麻,上次的事件已经深深印入他们的脑海中,想来这辈子也挥之不去了。

小二哈将蒲团丢到陈岩身边后,老实的来了个农民蹲。

陈岩拿个蒲团坐下,另外六个人每人那了一个,垫在身下坐好。

“这个功法叫「五心向天法」,是初学者用来感受灵气,与之接轨的,能快速聚气。”见几人都已经坐好,陈岩正身坐在蒲团上,左脚提至右大腿根部,脚心向天,然后右脚扳至左脚大腿根部,达到两脚心向天,而后两只手的手掌向天,自然放在双腿上,这边是四心像天了,而头顶的百会穴,则视为头心,自然向天的。

孙宇翔等六人平时都是练肌肉练爆发,柔韧性反而一般,费了一番力气后,才做好动作。

而陈岩边上的小二哈,一改农民蹲的坐姿,也跟着学起了他的动作,平时它坐在檀木茶几上修炼的时候,只不过是盘腿而坐,此时做「五心向天」,看上去就滑稽得不行。

“明心见性,沉心静气。”

这时候,陈岩好像已经入定一般,他微微闭着眼睛,那话好像不是从他嘴里说出,而是从四面八方传入到孙宇翔等人的耳中,“好好感受身体周遭的气息,慢慢的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