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无药可医

小说: 人到中年:青云直上 作者: 阿诸 更新时间:2021-01-14 03:21:01 字数:2223 阅读进度:279/289

想到昨天晚上秦杰向他提出的无耻要求,肖毅鄙夷地看着他,说道:“你还真不配有后代!”

“哈哈。”王辉又是一阵虚张声势的大笑:“你不提这个还好点,一提这个我就想笑,我那大舅哥也真奇葩,居然想到用这个损招来安抚他那个如同行尸走肉的妹妹,可惜我没有看到当时的那一幕,你跟我说实话,你当时是不是脸都绿了?”

肖毅知道王辉想激怒他,让他做出不理智的事,就说道:“王辉,你越这样,就越说明你心虚,你说你都烂到无药可医的份上了,我还会跟你一般见识吗?好好在这等着吧,如果你还是人的话就利用这个时间好好反省反省,如果你彻底失去做人的资格,也请你利用这个时间段,继续做不是人做的梦。”

肖毅说完就走了。

在他关门的时候,听到王辉咒骂了他一句。

他忽然觉得,天生就握一副好牌的王辉,居然把牌打烂了。

郭长青迎面走过来,他刚从黄行长办公室出来。

肖毅问道:“还没走?”

“马上,我回屋拿份文件。”

肖毅回到黄行长办公室,就见黄行长换上工作服刚从里间出来。

黄行长问道:“领他会客室去了?”

“是的。”

“别理他,让他待着去,你马上打电话让崔永安过来。”

“现在吗?”

“是的。”

“好。”肖毅说着,就回到自己办公室,给崔永安崔行长打电话。

在肖毅的印象中,几乎所有分行的行长都一各种理由和借口给他打过电话,唯独滨海分行的崔永安没跟他联系,也许,在崔永安的眼里,肖毅就是小菜一碟,又是曾经的手下,不值得套近乎。

崔永安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崔行长,我肖毅。”肖毅自报家门后,故意停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静待他的反应。

果然,对方沉默了一下,问道:“肖毅?你有什么事?”语气极其冷傲和轻蔑。

肖毅说:“黄行长让您来一趟。”

“现在吗?”

“对,现在。”肖毅说完,不等他表态就挂了电话。

作为传达者,他已经完成了任务,没必要再多扯一句,何况崔永安又是如此傲慢。

肖毅想不明白,崔永安对于濒临烂掉的王辉是什么态度?

但可以想象,王辉的背后是秦杰,黄行长肯定会给秦杰的面子,就是黄行长不买秦杰的账,说不定董事会其他成员也会买秦杰的账,何况黄行长处在是否继续留任的关键时刻,这个时刻,他是不会不买秦杰账的。

黄行长借古喻今,以乾隆和和珅的事,婉转地表达了他的意思,按说,黄行长完全没必要跟他表白什么的,这也说明了黄行长是个心思缜密之人,也是个谨慎之人,之所以给肖毅讲这些,也有可能不是冲着肖毅一个人,而是他背后的神秘关系。

如此看来,王辉还真说对了,他一时半会还真完不了,加之王辉极其会来事,极其会讨好上司,崔永安也会力保王辉的,但崔永安对王辉肯定是又爱又恨,何况王辉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王辉之所以如此胆大妄为,和崔永安的放纵有关。

所以黄行长叫崔永安来,百分之百是为王辉的事。

肖毅刚放下电话,就见一个头发灰白、但面容红润的五十岁不到的男人,财务中心的徐恒明手里拿着一沓发票进来了,他说道:“肖助理,我是财务中心的徐恒明,黄行长现在有空吗?”

“急事?”

“倒不是太急,就是快到结算日了,有些需要他签字。”

肖毅说:“这会行长没事,不过十多分钟后就会有事了。”

许恒明说道好,跟我来吧。”

肖毅起身,领着许恒明就进了黄行长的办公室。

黄行长见许恒明进来,就说道:“来得正好,还打电话找你呢,做。”

肖毅刚要出去,就听黄行长说道:“肖助理,你别走,一块听听吧。”

“我去拿本子。”

“不用。”黄行长说道:“你了解一下就行了,今年是滨银银行成立三十周年,按照以往惯例,逢十大庆,逢五小庆,大庆的时候,一般都在总行所在地举办,小庆的时候会到一些有代表性的地方去搞,比如二十五周年的时候,我们就去了深圳,今年是三十周年,我们把庆祝地点选择在滨海,届时将会邀请各界人士参加。”

肖毅点点头:“需要我做什么?”

黄行长笑着说:“当然是我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了!”

许恒明也笑了。

黄行长又说:“在你调入总行之前,董事会和行班子已经先后做出决定,并且将任务分解后下发到了各个部门,许经理这块当然是财务预算,今天他就是来汇报这个情况的,至于在庆祝活动中,你具体做什么再另说。”

“什么时候举行?”

黄行长说:“初步定在四月二十八日,滨海银行也是在这一天成立的,以往大大小小的庆祝活动也都是在这一天举办的,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估计还是这一天。”

肖毅点点头。

“粮草未动兵马先行,有了许经理的粮草,我们下来的事就好筹备了。”

许经理汇报的很详细,调理非常清楚,肖毅感叹不愧是搞财务工作的,精打细算到小数点后面三位数。

黄行长将总预算写在纸上,他用笔圈上,想了想说:“这个数字还是有点高,可以想象,如果我把这个数字报给董事会,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内就被否决,还要再降降,至少降下二分之一。”

许经理说:“降一半?不能吧!我都是逐项逐项过了眼睛的,有些也不能太寒酸,比如宾馆套房,都是给重要客人预备的,不管你住不住……”

不等他说完,黄行长就说:“宾馆套房标准不能降。”

“就是啊,虽然是庆祝滨银三十年,但也是您执掌滨银的十年,比如那天各个城市广场播放的专题片,咱的要求高,要用双语解说,就这个脚步的翻译费我都是按照最低标准预算的。”

肖毅的心一动。

这时,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肖毅立刻起身去开门,应该是崔行长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