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雪婷

小说: 全职灵尊 作者: 润德先生 更新时间:2020-11-22 01:42:14 字数:4301 阅读进度:524/543

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窈窕的身姿,不输男人的身高,高冷的容颜。三者结合到一块,足以让大部分男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父亲,我们为什么要在这见面?您不是说我们最好少见面或者不要见面吗?”不仅长相冷,声音更冷。

“这话我说过。但今时不同往日,想来见你也就来了。当初的决定也许是错的,可世上没有后悔药。雪婷,你是我的女儿,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身为你的父亲,为父自然希望你过得好,每天都能面对阳光露出微笑。

你有高冷的气质,绝美的容颜,通达的智慧,机敏的心窍,但却缺少一颗洗尽铅华的心。现在的你已经是灵帝境巅峰了吧!想要迈出那一步,仅凭现在的苦修是不行的。”

“父亲,您的意思是让我到红尘俗世中历练吗?您就不怕我的道心被红尘俗世污染吗?”不管什么语气,雪婷的神情始终如一,似万年寒冰。

“若被污染,那是你修心不够。即便不能登临大道,你也是我的女儿。”雪飞的眼睛在这一刻露出一丝柔情。慈父的关爱之情在此时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

兴许是被父女之情感染,雪婷的神情稍稍有了一点点变化。不过很快她就恢复如初,用冰冷的声音回道:“父亲,既然您开口了,那就一定有方向了。说吧,准备派我去哪?”

之女莫若父,女儿像父亲。雪飞的神情在这一刻也是恢复到不苟言笑。“去南部地区东南域,南扬州的庐阳城见一个叫刘昊的。我会给你安排一个身份,之后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让他到镇灵庭军事学院任教。职位上学院会给他中级教师的待遇。”

“刘昊实力如何?现在在庭队担任何职?他何德何能受父亲青睐?”雪婷抛出三连问。

“我没有见过他,但从他经历的事情来分析,他应该达到了开灵境极境。你可别小看了他的开灵境,他可是四次突破灵君境不成,一次次从灵徒境开始重新修到灵君境。

他是三大家族之一刘家的嫡长子,但刘家对他的态度很摇摆,很朦胧。而且从十年前开始,他就不再接受刘家的任何资源,完全凭借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到今天。

他曾经在庐阳城庭队担任过中队长的职务,目前在庐阳城当地的学院腾龙学院当院长。这所学院可是他亲手创建,镇灵庭和刘家没有给他一点帮助。

至于你说我青睐他,也许有吧!现在的人灵界看似太平,实则暗涛汹涌。不管那个人,哪一方势力都在极尽所能的招揽人才。

天地运行有其规律,盛极必衰。天下大势有其规律?合久必分。在即将到来的天地大势中?镇灵庭无法力挽狂澜,能立于不败之地已算是可喜可贺。

我没有他们那么乐观?哪怕我现在的实力几乎无敌手。在天下大势面前?个人的实力是渺小的,唯有聚拢人才?让天地气运尽可能多的聚集在一个人身上,方能让这混乱颠沛的时局回归于平静。”

“父亲?您的话让我联想到了延庆庭皇。虽然我没有见过他?但从您的话中我能听出您对他的追念。”

“是啊!三千五百年前,延庆庭皇音讯全无的失踪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也没有人敢推测他是否真的死了。到了庭皇这般境界,已不是谁都能议论的?他自有道则庇佑。”

“父亲?这里没有外人,请您告诉我。您是希望镇灵庭再度出现一个庭皇,还是维持现有局面,又或者延庆庭皇重新回归主持大局?”雪婷问了一个相当尖锐的问题。

“呵呵,婷婷?你长大了。换成以往,你断然不会向我问出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我目前没有答案?若有你也不会让你去见刘昊。”雪飞的话模棱两可,让雪婷在听后微微皱眉。

“好了?不要多想,去南部地区找刘昊吧!也许在见到他后?你就可以踏出那一步。当你踏出那一步后?你可以选择回来也可以选择继续完成我交代给你的任务。”

“好?我知道了。父亲保重。”雪婷向雪飞深鞠一躬,然后融入周围的冰天雪地中,不见踪影。

“呵呵,天才对天才,不知可能碰撞出火花?刘昊,是泥鳅还是潜龙,就看雪婷对你的评价了。”雪飞站在山巅的学坡上,身影一点点的黯淡下去,直至消失的无影无踪。

镇灵庭创办的军事学院,属于镇灵庭直辖的特殊机构。院长由镇灵庭五老之一的木易担任,副院长则是由五名德高望重的名宿担任。

喧闹的街市,破旧的小茶楼内,两名看起来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人相对而坐。

若让人知道他们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跪在街市上,请求拜见他们,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闻风而逃,生怕被他们逮个正着。

“老雪,这个地方你不是不喜欢吗?怎么今儿个愿意陪我来这喝茶了?”木易端起有裂纹的茶杯,轻抿一口问道。

“不喜归不喜,但谁让我的老友喜欢在这呢?大隐隐于市,我知道你喜欢这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更喜欢听他们议论有关镇灵庭的事。”

“这有什么不好?整天待在里面会被闷死的。我虽然掌管镇灵庭的礼部,但不代表我每天都要坐在办公室内制定规章典法,查阅不守规章制度的人。

人生如此精彩,我可不想被拘在小格局内。每次我从这回去,脑子里都会有大量的灵感,一些不符合当今时代潮流的典法会被我立刻勾去。一些违反镇灵庭礼法的人也会被我迅速记下,然后转呈给刑部。

所以,老雪,有时间就多跟我出来喝喝茶,茶喝多了,你心里的烦恼也会少些。”

“老木啊老木,别看你平时摆着张臭脸,你要是热心起来,万年寒冰都能给你孵化咯!”雪飞端起茶杯,一口气把杯中茶水饮尽。

“好了,说正事吧!你这个人死板的很,无事不登三宝殿。”木易主动给雪飞倒满空杯。

“我想给军事学院推荐一名老师。”雪飞目光平静的盯着木易说道。

“可以啊!什么来路?可有名气?”木易对贤达人士向来只嫌少不嫌多。五老中其他三老向他推荐过很多人,唯独雪飞是第一次推荐,因而他的心时而激动,时而好奇。

“南部地区东南域,南扬州庐阳城腾龙学院院长刘昊。名气略有,但没有达到你心中的水准。”

“刘昊?这名字有点耳熟。老雪,跟我透个底,他跟你是什么关系?凭咱俩的关系,为你开次后门没关系。”木易嘴上说着,脑海里开始拼命搜集有关刘昊的消息。

“他跟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不想让镇灵庭失去一个人才。但为了验证他是否真是人才,我想把他请到眼前,亲自验证一下他的真伪。”

“咦?有意思啊!你居然会对这个爱惹事的小家伙上心!你要知道,金凯对他有意见的很呐!火侯似乎对他的意见也挺大。别人不知道你家丫头,我们几个可是知道的。老火家的儿子火侯对她可是一往情深。我劝你千万不要拿你女儿来做实验啊!”

“你早点对我说多好啊!我已经派她去请刘昊了。”雪飞在木易的提醒下,想到了什么。

“我的天呐!刘小子自求多福吧!我们先把男女感情的事放一边。你推荐他来学院,想给他安排个什么职务啊?按照以往的规矩,腾龙学院在学院联盟大比中获得过冠军,院长在调入军师学院后,可直接被任命为高级教师。若在学院联盟大比中多次获得冠军,其职称可评定为教学主任。”

“如果我推算没错的话。腾龙学院在这届的学院联盟大比上会获得建校以来的第二次冠军。为此,刘昊来军事学院任教,他的职位可评定为高级教师或者教学主任。但我却不会这么做,我给他定的职务是中级教师,我对雪婷也是这么吩咐的。”

“不会吧!你这不是明摆着在损人吗?他会来才怪!别以为只有你们爱搜集青年才俊的情报,我也会抽空看的。刘昊这个人天生傲骨,吃软不吃硬。你给他来这套,他才不吃呢!”

“所以,我才请雪婷出面啊!我相信雪婷的能力。”雪飞端起茶杯,再次一口气把杯中的茶水饮尽。

“好家伙!美人计!嘿嘿嘿,恐怕这次你要失算咯!刘昊这小子的情商可不高哦!尤其是男女感情方面,更是比木头还木。也许等你家女儿爱上他,他才知道自己对她也是有感觉的。请注意哦!是有感觉,而不是有感情。这一回,你恐怕要赔了夫人又折兵咯!”

“我怎么感觉你有点幸灾乐祸?还能不能友好的相处了?别忘了,她是你的侄女,她小时候你可是抱过她的!”雪飞现在除了镇灵庭的事,雪婷就是他的逆鳞。

“你看,被我说中了吧!既然你也知道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你还派她去干嘛?我觉得你是在添乱,是嫌南部地区不够乱!”

“真金不怕火炼,南部地区乱不乱是他们的事,只要不危害到大局,我是不会插手的。先别提这个,赶紧说职位的事!”

“放心,你难得开口一次,我难道会拒绝吗?不就是一个中级教师的职位吗?学院里多得是,我会给他安排一个最轻松的职位,保证让他乐开怀!”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要是不能让他乐着,我就天天来找你,让你乐个不停。”

雪飞的话让木易笑不出来了。谁愿意跟个冰人长时间呆在一起啊!自己可是个幽默的人,和他关系是好,但要在一起时间长了,幽默细胞可是会被冻死的。

十后,学院联盟大比的结果出来了。腾龙学院在三年未参赛后,以惊人的成绩夺得了本届的冠军。

腾龙学院的名字再次在四界和南部地区响起。那些曾以为腾龙学院如昙花一般存在的人,在此时,能装就装,能躲就躲,该认怂时就认怂。

刘昊率领团队带着奖杯和荣誉通过传送阵来到了霸都。他没有选择回家,也没有让团队找个地方休息,而是在传送大殿内停留片刻后,便直接传送回南都。

“老爷,少爷去南都了。”刘德走进书房,向刘麒汇报道。

“走了吗?看来他对刘家是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刘麒的预言中有些落寞。

“老爷,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刘德试探的问道。

“说吧!你是刘家的老人,有些事,有的人,你比我看得透彻。”

“老爷,若要得人心,先要付出真心。将心比心,刘家对少爷不能说没用心,只能说付出的心相对于二少爷来说,少之又少,犹如江河和大海的区别。

此事若换成他人,能做到像少爷这样,屈指可数。更别说日后混得风生水起了。

少爷心中有仁义礼智信,更有忠孝。我们以偏概全的误解他,致使他心寒,对家族没有感情。

少爷现在的境界是灵君境,但真实境界究竟停留在哪?试问当世没有一个人清楚。但有一点我敢肯定,那就是少爷的真实境界一定超乎我们得想象。”

刘德的话刺激了刘麒隐藏在内心的痛点。他想拉近和刘昊的关系,但为时已晚。

“哎!随缘吧!只希望家中的那些人不要再去为难他了。念在父子情分上,即便日后他飞黄腾达了,也不会过多为难我们的。”

“希望他们不要吧!老爷,没什么事的话,我先下去了。您多保重。”

“去吧!”

关上书房的大门,刘德站在走廊上,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道:“少爷,不管你未来是一飞冲天还是龙游浅水,你始终是我的少爷。若有人敢对你不利,除非我死,否则,绝没有人能伤到你。

那些曾伤害你的人,我都记着,他们是留给您练手的,不然,他们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