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那我呢?

小说: 溃不成婚 作者: 冬雪喑哑 更新时间:2020-11-08 14:44:48 字数:1344 阅读进度:11/133

哭到最后,气喘不过来,话也说不完整了。

苏晚筝觉得自己真该去颁个白玉兰奖,她用手臂挡着眼睛,夹缝里偷偷观察男人的表情。

他眸光暗着,显然是被她唬住了。

掐指算着,安眠药下腹快30分钟,也该发作了。

然而却在此刻,一阵意外铃声打断了一切。

男人把她放在沙发上,抽几张纸,一边给她抹眼泪,一边拿起电话。

本是打算挂断的,却在见到来电显示时,按下了接通。

“喂?”

他握着手机,直接转身往阳台走。

同时,给她擦眼泪的纸也落在了地上。

苏晚筝跪坐在沙发上,唇畔扯出一丝自嘲的笑意。她重新抽了几张纸,擦掉眼泪。

他侧站在阳台,凌厉的短发随夜风飘动,他脸庞的弧度就像是一件精巧雕琢的手工品。

苏晚筝曾随爷爷出席过大小宴会,见过各式各样的达官贵族,却不曾有谁像他这般贵气的英俊。

最后挂电话前,苏晚筝看见他唇形说了句“等我”。

席江燃专注电话那头的内容,狭长的黑眸里析出一丝温意,没注意到玻璃窗外的视线。

他收手机再出门,便见她已经收拾干净坐在那,红着眼睛,乖巧抱膝的姿势。

“哭完了?”他低头收拾起她擦眼泪的纸。

苏晚筝已经懒得继续演下去了。

她眸光低沉,一丝讽刺落在他身上:“一晚上而已,宋小姐就不高兴了?”

“是小泉。”

男人把她膝盖上的外套拿起,披在身上,“琉星在医院,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哭,我现在得赶过去。”

苏晚筝抿唇,低头捋了下头发,难怪急成这样,原来是儿子出事了。

“那你差还出吗?”

他薄唇轻敛,摸着口袋里的烟,没有回答。

苏晚筝已能猜到他的回答,低嗤了声,他怎么可能会留儿子一人在家去工作呢。

想来也够讽刺,她费尽心思留他下来,软硬兼施,都抵不过五岁小孩的一通电话,和一声“爸爸”。

想到这,她脑海里忽冒出一个荒唐的想法。

如果她也生了席江燃的孩子,是不是就有机会留住他的心了?

“那我呢?”

苏晚筝目光空落落的,自嘲一笑,仰起下巴,刚哭过的眼睛像被洗涤过的天空,干净清澈。

席江燃看着她的视线顿了下,尔后道:“我让司机接你回家。”

他说完这句话,便离开了公馆。

司机来公馆接苏晚筝时,她已经过了机场安检。

坐在机场巨大的玻璃前,她望着漆黑的夜空,心脏像被挖空了一块,被无尽的寂寞充填。

——

第二天,金氏与凌睿签约的消息沸腾了整个商业圈。

苏晚筝醒来已是中午,刚打开手机,便被各类祝福电话轰炸,甚至许多她不熟的同事,也都发了微信祝贺。

她手肘搭在额头上,面无表情一条条翻着。

翻完99+的消息,再翻到朋友圈,机械般下滑时,忽然手指顿住,停在一个熟悉的头像处。

夜空里的一颗流星。

宋琉星的朋友圈是凌晨一点半发的,是张像素不高的照片。

昏暗狭窄的房间里,一个白净削瘦的男孩睡得正香,左手捏着玩具,右手攥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那只手,她也曾紧紧握着过。

宋琉星配文是:感恩上天赐予的一切。

苏晚筝木讷盯着,直到眼睛都快不认识这几个字了,才默默关上屏幕,捏了捏疲倦的鼻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