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喜欢女子?

小说: 寒门凤华 作者: 西木子 更新时间:2020-11-21 23:22:27 字数:2227 阅读进度:510/514

刘辰星满眼的惊艳。

当初她就被章娘娘惊艳到不行。

那舞跳得实在太美了!

没想到异时空的中古时期,居然又见到似曾相识的水袖鼓舞。

美人之美在骨不在皮,章娘娘骨相便是极美,这位红衣舞姬竟也不遑多让。

只见一左一右水袖似波纹漾开,鼓声相继一响之后,红衣舞姬一反刚才张扬有力的舞姿,身姿轻柔地缓缓转身,随之玉足也以相同的缓慢节奏一寸一寸上举过头顶。

刘辰星一下捂住胸口。

不行了。

开场和章娘娘的舞一样,就连这个抬脚的动作都近乎一模一样,每一个节奏每一个动作简直就是踩着她的审美和萌点来的。

还有那脸上的面纱,不过薄如蝉翼的一层,哪里能遮面,在煌煌的灯火照耀下,红衣舞姬的容颜尽收眼底。

这一层薄纱,大概只是为了欲盖弥彰,或是突显那一双带着钩子、似乎能把人魂都给钩去的眼睛。

若说当初的虹仙子已经美得动人心弦,一颦一笑都充满了一种女性独有的柔媚,那么今天这位红衣舞姬就是美得更加张扬,尤其是一双露在面纱外的眼睛,竟是透着几分桀骜。

别说,还真有几分章娘娘当初在《卧虎藏龙》里玉娇龙的英气,又有章娘娘在《十面埋伏》里小妹的艳冠群芳,总之就是有一种别于传统美人的独特风情,让人过目难忘,估计还有种让人征服的欲望,就像那烈酒烈焰,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劲儿。

不巧,这一点恰好都截到她心坎上了。

刘辰星看得眼睛都要粘在对方身上了。

“郑小玉!”

就在这时,刑部员外郎张智一声低呼,道出了红衣舞姬的身份。

郑小玉……?

刘辰星觉得有几分耳熟。

对了!

她想起了,郑小玉就是近两年新冒出头的名妓,年芳二八,就比她大一岁而已,但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难得的是,郑小玉的剑舞乃长安一绝,这可在偌大的长安城里乃独一份。

也就是凭借这剑舞,让郑小玉在名妓才女扎堆的长安迅速崛起。

而会其他名妓不会的剑舞,乃郑小玉的家学渊源,听说郑小玉乃将门虎女?只是十岁那年家族遭殃?全族男子流放,女子则贬为官妓?这也难怪这位红衣舞姬有几分电影里的玉娇龙影子和小妹的艳丽刚毅。

要问她怎么知道的这般清楚?

实在是时下官员逛妓院都正大光明?妓女的身份也不像后世那般不好在台面上言及,加之还有一种妓子叫优伶?他们不仅是以色侍人,更是以“技艺”侍人?是以长安城的名妓很有几分现代的明星感觉。

就说这位郑小玉?就像现代突然爆红崛起的顶流小红,男男女女的拥趸甚多,她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到底也是一年轻的小娘子?平时的接触的是文人士人?这个时代的潮流前端人士,怎能没听过郑小玉这位当红小花的芳名呢?

听说郑小玉千金难求一舞,众多达官显贵的宴会邀舞都拒绝了,如今却来了太仓署,看来太仓署的这些官员们这次是出大手笔了。

既然出了大手笔?那就更不能浪费了,她得好好欣赏。

不过就是想不欣赏也没法?太震撼,太美了!

美得?让她词穷,只会说——太美了!

只见郑小玉的玉足一放下来之后?就是各种高难度的旋转跳跃?如云的水袖一次次漾出?击打在两边的鼓面上,带起一缕缕清风,依稀间,还有暗香传来。

紧接着又是一个空中一字马,同时两边水袖一起甩出,惊艳四座!

“好!”

时人就是感情外放,不拘于小节。

看着郑小玉刚柔并济仿佛武术轻功一般的舞蹈,叫好声四起,就连下手坐着的御史中丞冯涛也缓和了那张不虞的黑脸,“啪啪”鼓掌。

刘辰星自然也不甘落后,忙不迭向郑小玉表示自己已经被圈粉了,比大家此起彼伏叫好多了一句话,“好!太美了!”

彼时,公堂里尽是为郑小玉的空中一字马拍手又叫好,一时间掌声雷鸣,叫好声如潮,但到底都是男子的声音,刘辰星这一声喊出,又是清脆的女声,又多了一句“太美了”,自是十分具有辨识度。

只听声音是难掩的亢奋,这一句“太美了”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让人毫不怀疑这是发自肺腑。

再循声看过去,那妍丽又带着书香清气的眉眼在这一刻满是惊艳,目光里的心悦之情浓得近乎要溢出来……

心悦……

心悦……!?

沈仲夷凤眸微眯,敛了余光,直接一看,目光就是一僵。

难道喜欢女子……

念头一闪而过,沈仲夷眉心一皱,随即摇了摇头,敛去这一个荒唐的念头,凤眸一转,看向了正在跳舞的郑小玉,目光专注,似和堂中大多数人一样为郑小玉的舞姿所吸引。

北太仓令却是少数无心欣赏郑小玉的人,他暗暗注视着沈仲夷,见沈仲夷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郑小玉,还有对面一众稽查小组成员都看着郑小玉,心头顿时大松一口气,只是目光接触到刘辰星时还是不由嘴角微微一抽。

都是女子,有什么看头?

怕是全场就找不到比她看得更专注的人。

想着,北太仓令不由自主地往刘辰星下巴看了一眼,光洁圆润,嗯,没有唾液的痕迹……

“咳!”

发现自己想法偏了,还偏得离谱,更重要得是在这种时候,北太仓令忙不迭手握拳在嘴下低咳了一声,心中暗暗警惕,这刘辰星委实邪门,一个小小的农家女史,居然让宋玄如等人如此相护不说,他们太仓署多年来的惯例也眼看就要被她破坏了,如今还让自己走神!

还好,如今一切都顺利。

想到这里,北太仓令嘴角阴狠地向上一翘,他端起面前的酒杯,心情大悦地一仰而尽。

“好!”

只在这时,郑小玉空中一字马落之后,接连三个旋转,转得面纱落下,转得一边衣襟落下,露出肌肤如玉光洁的左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