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2:00 字数:4028 阅读进度:18/19

车架简陋,这还是进城前特意找来的,让两个随从暗暗为他叫委屈。

这场戏是景平一生的转折点,也是悲剧的起点,景平从年幼的变故到离开金陵,也许最快乐的时光只有身在封地的时候。

回到金陵帝国的猜忌、太子的打压与陷害,无意中查到十五年前外公家与母妃死亡的真相,让景平黑化了,最后走上了逼宫的末路。

这部戏纠缠着各种感情与狗血,最后的胜利者是为兄报仇的景炎。

景炎生母与景平的母妃交好,无意中知道了景平母妃惨死的真相,还没有把消息传出去就被人一把火烧死的凤兮宫里,所以景炎从小也失去了母亲,他没有显赫的外家,只能在宫里如同透明人一样活着。

景炎在被太子欺负的时候,是景平挡在了他的身前。

仲夏笑盈盈的上前行了个拱手礼,“景炎见过兄长。”

苏叶也笑盈盈的接过,“景炎,好久不见。”

导演再也忍不住了,笑呵呵的看着仲夏,“怎么,我给你找的皇长兄怎么样?走一场?”

仲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导儿你说拍就拍,我没意见,就是怕姜老师他们没休息够。”

毕竟这些老戏骨们岁数大了。

金陵城外,两个随从正小声的嘀咕着,“殿下,这也太欺负人了,明明殿下……”

景平轻轻的摇着头,两人看着他有些悲凉的表情,不由停下了嘴里的抱怨。

金陵……他回来了……

他用手掀开车帘的一角,仰着头,目光一瞬也不瞬地看着金陵城巍峨坚实的正门,嘴角慢慢的扯起一道嘲讽的弧度,还是这样,还是这样……

如果不想让他回来,为什么还非让他回来……

不就是害怕他手里的军权吗?父皇?父皇?你可知道他从来没有想过大逆不道的事情。

眼睛闭了闭,监狱,回来前所有人都在劝他还要回来,可是他真想问问他,难道他不是他的儿子吗?

眼角一滴泪落下,母妃……外公……他从来不相信他们会造反,现在也要轮到他了吗?

慢慢的抬起头来好像看见那座无比辉煌的大殿,还有坐在上面的那个人。表情渐渐变冷,起风了……车架的帘子被风吹起,额前有几丝头发零散地覆在苍白的面颊上,使得整个人透出一股深邃的沧桑与悲凉。

“皇长兄,皇长兄。”两声呼唤好像从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两人两马停在了他的面前。

有些陌生又熟悉的面容正激动的看着他,嘴角慢慢勾起,是啊,所有人都忘了他,只有他不会。

李景炎翻身下马,急步走到车架前,激动的喊着车上的人。

“景炎,你长大了。”景平双眸露出温柔的目光,顺着车凳走了出来。

景炎狠狠的抱住自己的兄长,“皇长兄,你终于回来了。”

景平回抱着他,双目含着眼泪,“是啊,回来了,十二年了。”

景炎打量着自己的皇长兄,岁月让他更加成熟稳重,浑身的压迫气势,可那双眼睛还是那么温柔的看着他。

“你,不应该来。”景平很欣慰可他不想因为自己让景炎受到不喜,这是帝王给他的下马威。

景炎微微低头,掩饰住自己眼底的心酸,这可是堂堂嘉平王,他们保护着边疆的功臣,现在就一车三人的回来了。

“我不怕,反正他也不喜欢我,有太子他眼里哪还有别人?”

景炎一如既往的耿直与信任,景平眼神闪了闪直接掩盖住他的嘴,“隔墙有耳,难道你不知道吗?景炎既然你出来接我就算了,回去后离我远一点。”

景炎刚想说什么,旁边一声咳嗽,“老臣冯文钰见过大殿下。”

景平急忙回礼,“冯老免礼,冯老你也不应该来。”

冯文钰慢慢的的抬起头来,慢条斯理的说道,“放心,大殿下,您值得我这一礼,这些年如果没有您在外面,大景朝不能有这样的安稳日子,老臣做为阁老难道还不能来接吗?”

景平有些感动,连忙上前搀扶着他的胳膊,“冯老是真心为了大景,您要多多保重身体才行,景炎,遇事以后你要多向冯老请教。”

“卡!!!”周导简直心情气爽,没想到中间连停都没有,几个人还飙起戏来,仲夏与老戏骨还有苏叶之间的感情变化简直让人叫好。

“好,大家休息一会。哈哈,姜老,我给你找的人男一与男三怎么样??”

周导开始自夸起来,说起来这部电视剧情里苏叶如果按戏份他只是个男三,承上启下的作用,男二今天没有来,没有到他的戏份,男二是太子景雍,从头与景炎斗到最后的人。

姜老笑呵呵的抱着大茶缸子坐在一边的摇椅子上,“不错,年轻有为啊,仲夏就不用说了,这些年他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可没想到你找的这个小家伙也这么厉害,啧!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周导满意的坐回他的椅子上,“这孩子是王梦梅推来的,周铮海做的保,我就是不相信王梦梅那个嘴里能说出花来的,我相信周铮海这个影帝,就他师弟很厉害,真不错。”

“哦,是铮海的师弟啊,这孩子以后有出息,自己也就刚刚18、19吧,能把一个历尽沧桑的人演出来,不错,对了,你这是倒开,后面还有年轻时候的戏吧?”

嘉平王的戏份很短,也就20多集的样子,其中还有回忆,他活在炎王的回忆中。

姜老与导演笑呵呵的聊着,另一边苏叶也在与仲夏聊着天,仲夏没有拿捏自己的身份,对于这个孩子演的这么漂亮,让他也起了爱才之心。

“小叶是吧,难道你是科班出身的吗?这表情与神色拿捏的太准了。”仲夏递给了苏叶一份助理带来的小点心,原本是为了给剧组人的,可现在年纪最小的只有苏叶。

苏叶眯着眼睛小口小口的吃着精美的小点心,喝着助理递给他的牛奶,对是家里带来的牛奶,想起来他就无助又可怜,郑爸爸不是以为他这个年纪还要吃牛奶吧??

仲夏失声笑道,“这哪里还有嘉平王的样子?”整个一个贪吃的小猫崽,还是个家教良好的小猫崽,从他一点碎末也没有掉在地上,动作优雅又漂亮,就知道苏叶的家庭条件一定很好。

苏叶把包裹的纸递给助理,用她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凤眼半敛,声音低沉磁性,“景炎,你在取笑兄长吗?”

抬眸间神色已经变换清冷威严,凤眼锐利的看向仲夏。

仲夏也来了兴致,瞥了一眼旁边录花絮的摄影机,放下手里的杯子,“景炎哪敢啊?这不是怕兄长一会儿上殿见驾饿吗?”

苏叶摸摸鼻子,这还来劲了,他无奈的耸耸肩膀,“饶了我吧,我编不下去了。”

仲夏哈哈的笑着,心情真不错,“还吃不吃了,我家小助理带来不少,估计今天要晚,导演这么顺利一定会多拍几场的。”

演员有时的状态不一样,导演有可能趁着他们状态好的时候,把主要的多拍两场。

苏叶勾了勾嘴角,凤眼流转间似秋水盈盈,让仲夏一楞,这孩子的眼睛也太漂亮了。

“不吃了,不然怕一会儿吊威亚的时候不舒服。”苏叶轻轻的抿着牛奶,甜甜的,导演已经在招呼群演们在走戏,估计快到他们了。

仲夏好笑的看着他,用手机拍了一张他吸着牛奶的照片,精致的巴掌大的小脸,微颦着眉头,鼓着腮,漫不经心的一口一口的吸着。

这明显就是他家那个小子吃饭时候的样子,对,是吃不喜欢东西的样子。

仲夏:认识了一位可爱的弟弟,@苏叶,图片。

“我们家五月快长草的微博终于动了???”

“这是谁家可家的弟弟?”

“好萌!!”

“这不是教大人吗?与五月在拍剧吧?”

“据说都进组了,教主大人这张太可爱了,奶凶奶凶的,这是不喜欢喝吧?”

“哈哈,我和家小妹喝牛奶时一个样子。”

“教主大人又出新照片了,感谢五月,不过距离五月上次发微博已经快二个月了,他终于动了动,虽然是发的别人照片。”

苏叶与仲夏并不知道,因为他们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拍了这一场戏下来,所有人对苏叶的演技不在提出质疑,就算那些老戏骨们也对苏叶表示难得的演技。

金銮殿上

大景朝皇帝已过花甲之年,龙袍穿在身上也让他有了几分空荡,两鬓斑白,面有皱纹,但行动气势,仍是雄威尚在,没有半点龙钟老态。

在与太子寒暄了半天,才低下头看着在地上跪了半天的李景平。

冷冷的咳嗽一声,“回来了,回来怎么不去给你母后问安?”

李景平面无表情的跪在那里,眼神里闪过苦涩,“禀告父皇,景平一回来就进宫面见父皇,等从父皇这里离开就去拜见母后。”

景帝说的当然是皇后,也就是太子的母后,景平低下的头眼睛闪了闪,如果说他离开谁最高兴,当然是太子和皇后,当年他小小年纪从金陵离开就是因为他们。

景帝冷哼一声,然后看着旁边站着雍容华贵又稳重大方的太子,心里越发对景平不喜,这么些年还没有一点长进。

“还是那么骄纵,回来以后安心待着,如果不是你母后惦记着你在外面受苦,我是不会让你回来的,你要心存感激,知道吗?”

景平紧紧抿着嘴唇,旁边景雍下巴抬得高高的,蔑视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景平,军神又如何,大将军又如何,还不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景平平静的回答道,“是,孩子一定会去拜谢母后。”可他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攥着,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

景帝看见他还是这副油言不进的样子,气得眉头紧锁,猛的一挥手,“那就快下去吧。”

景平眼神不变,嘴角微微的勾起一道嘲讽的弧度,这就是他的父皇,不问他在外面如何,不问他回来后住在哪里?不问他可曾受伤?

心底最后的一丝期盼也没有了,景平低下头伏身拜退,后退着走出大殿,耳边还响着太子与景帝之间的聊天,那才是真正的父子。

景帝的笑声仿佛在嘲笑他的天真,闭了闭眼睛,睁开眼就看见担心的景炎,嘴角想要勾却没有勾起来,眼神里带着一丝温暖,“我没事,你回去吧。”

景炎满脸的愤怒与不平,“皇长兄,你的府邸十多年没有住人,哪里还能住,你先去我家里住吧。”

景平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了,“景炎,雷霆雨露皆君恩,父皇没有说就是要我住回去,我到你那岂非在打他的脸,你不要管我了,最近也不要来找我,听话。”

景炎咬着牙,看着兄长担心的眼神,只好答应了,在他催促的眼下,只能挥着袖子离开。

景平挺着胸膛走向后宫,那里还有一场戏在等着他,皇后娘娘不会放过这么一个打压他的机会。

“好!卡!”

苏叶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闭上眼睛让化妆师补妆,然后换着下一场的衣服,做为王爷,他的衣服还是很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