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啼

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1:58 字数:3321 阅读进度:16/19

那天的晚宴给苏叶留下了一生也难忘的记忆,郑家的一幅郑鸿桥亲手写的字被卖出了天价。

宋德明送给爱妻的一根项链被许多人疯狂的热捧。什么宋司长对妻子的爱情深似海,为了慈善将这爱情的象征捐献出来。

宋远航私下里抽动着嘴角和他说,那不过是爸爸年年送给妈妈的礼物之一,估计妈妈都不记得了。

还有洪世新洪叔叔这个帝都新贵,帝国经济司第二处的处长,这里的商人与企业家们得罪谁也不敢得罪他。

金家姑姑私下满意的说道这样的撸羊毛以后要多多意善,这不明星、商界、政界这一亮相,希望小学别说原来想达到的100所,现在1000所都可以了。

她眼里含着泪水,孩子们有救了,她曾经爬山涉水亲身到那穷山恶水之间,孩子们渴望知识的眼神让她夜夜难眠。

那里不但需要知识还需要希望,金家姑姑也会做人,不能让别人捐钱金家最后得到名声,她准备把所有人的捐款变成小学的名字,这样对所有人都好。

第二天下午,苏叶就在郑宅迎来了客人。

王梦梅带着周铮海亲自上门道谢,那天不但是那份合约留下了,明眼亮的人有许多,一时间伸向周铮海的橄榄枝犹如过江之鲫。

王梦梅当即立断为周铮海拉来了许多顶级代言,对外公布时亮瞎了许多人的眼睛,这老树逢春可不多见。

苏叶跪坐在茶台前,为二人亲自斟茶。

周铮海捏着茶杯轻轻品上一口,茶香四溢,王梦梅爽朗利落的自己给自己倒茶,苏叶莞尔一笑,“梅姨到是爽快人。”

王梦梅心情愉悦,普普通通的黑色衣裙让她也穿出英姿飒爽的感受,“小叶,梅姨是享受不了你这种慢悠悠的,还是大口喝进去痛快。”

苏叶凤眼含笑,笑起来似秋水涟漪,深蓝色的深衣上点点飞叶,外罩着淡淡的蓝色纱衣,袖口上露出精美的刺绣。

让周铮海暗叹一声,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昨天谢过了。”周铮海笑笑主动道谢,丝毫没有拿捏着自己师哥的身份。

苏叶拂了拂宽大的衣袖,露出白皙的手腕,“都是自己人,昨天没有表露出来师哥还请原谅。”

周铮海多大年纪了,他当然知道昨天苏叶是以什么身份站在那里,那种场合下不表明身份是对的,就算明星在外面有多么的引人注目,在许多人眼里,明星的地位还是很低的。

“小叶,客气了,以后有什么娱乐圈里能帮上的忙直接说,周哥在这个圈子里时间久、交往多,还是能帮上忙的。”

周铮海很喜欢苏叶,在回到家里后在网上找到了许多苏叶的过往,谁能想到在宴会上众人捧着的公子哥,在圈子里无人认识不说,因为天真倔强反而吃了不少的苦。

王梦梅一摆手,“你们之间客气什么?小叶,我来一是为了感谢,也让你们之间认识认识。二是既然你已经准备好了,外面的舆论也趋向于同情你,你是不是真的想要迈进来了?”

苏叶抿嘴轻笑,“梅姨可准备好了?”说罢两个相视一笑。

“好,那我做为经纪人的第一个任务,让你闪亮登场,小叶,虽然我可以一举把你推到最高处,可那样对你是捧杀,我们需要循序渐进的让所有人只记得有那么一个人,让他们想忘都忘不了。”

说起自己的强项,王梦梅脑子里的想法太多了,她考虑这么多就是希望苏叶可以走的一帆风顺。

“好,梅姨我相信你。”苏叶看着她闪闪发光的眼神,把自己心底的想法按下,这辈子不需要自己去拼、去挣扎,就看看自己能走多久才能回到最高处。

郑家的八角亭里

王梦梅感叹到这拍景都不需要到外面去找,郑家随便一处风景就是让人流连往返。

苏叶也没有换衣服,跪坐在古琴前,半敛着眼睛,琴前香炉里的檀香袅袅升起,他轻轻的把手搭在琴上。

琴虽还未弹,可意境却已经到了。

那双修长美丽的手,看似软润无骨,但是拨弄琴弦时,却又让人觉得充满柔韧的力量,灵巧轻盈,一曲古琴吟,犹如行云流水一般。

琴音入魂,一时间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一会儿又感受到淙淙铮铮,幽间之寒流,轻缓间又宛如坐危舟过巫峡,飞流激下让人目眩神移,惊心动魄。

苏叶薄唇微启,眉目含情,古琴弦在他的手上愈发的灵活,竟好似有生命了一般!古琴音缓缓泄出美妙的音符,时而似流水,时而有似春风。

拍摄的人已经惊呆了,周铮海头一次为了别人当了摄像师,这风景如画,美人如玉,琴音袅袅,不绝于耳,古意盎然,他苦笑了一下,都可以直接当成电影的宣传片了。

一曲琴音过后,周铮海拍拍他的肩膀,“这一首曲子下来天下人惊,我这外人都能听出来,名家名范,小叶的老师是有名的大家吧。”

“行了,你俩别在那里酸了,快来帮我剪一段,我怎么看哪哪都好,舍不得啊。”王梦梅有些挠头,这发上去一个片断哪能发上去一个整曲?

在二人的参与下,很快一段1分钟的视频出现在网络上,在王梦梅的暗中推动下,很快就冲到前面。

“啊,这是哪里来的公子?”

“太美了,人美,曲美,谁能说一下这是谁啊?哪个公司新推出来的新人?”

“翩翩公子,这让我想起了那句公子啊~~~~~”

“啊~~~啊~~~”

“一颦一笑魅惑众生,快告诉我是谁?真是又苏又撩。”

“你们光顾着舔屏,可曾听到他弹的曲子,以我学过古琴的人来说,真是惊艳的一曲,人又好看,说是集美貌与才华于一身的男子也不过如此。”

“一眼就能惊艳,二眼入魂,三眼神魂颠倒!”

“楼上太夸张了,不过他不经意的一抬眼,啊啊啊!!让我深深的陷入他的眼神之中,我已经截图。”

“找到了,竟然是他?”

“楼上,快交出来,他是谁?”

“你们还记得那张一夜爆红的教主大人吗???你们自己去对比?”

“啊,原来我舔的是一个人,前一段时间还被他恶心过,可原来都是他的经纪人在捣乱,我还说过,世上怎么有如此单纯的人……”

“教主大人重出江湖,一统江湖千秋万代!!”

“楼上傻了,鉴定完毕。”

“你们别玩了,有古琴大师发言了,说他的手法明显是方明山先生的手法,在询问可是方明山先生的徒弟?”

“方明山是谁啊?”

“楼上百度,那可是一代大师级的人物,不会吧??”

“快,方明山大师发话了,劣徒顽劣,让大家见笑了,说是徒弟还没有出师???大师,你的要求有多严厉??”

方明山正与苏叶面对面的坐着,他是郑鸿桥重金请来的老师,曾经教导过郑鸿桥,没想到老了老了又教了他的儿子。

“没想到惊动了您,苏叶抱歉。”苏叶双手奉茶,对于老人他由心的感激,对他的教导丝毫没有敷衍。

“怎么,难道我还不配当你老师?”方老笑盈盈的接过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这郑鸿桥这里的茶倒不错。

苏叶连忙起身拜下,“哪能啊,是我学艺不精怕辱没了您。”

方老指了指他笑道,“别学你爸,他这些年在商场上把心都弄黑了,进娱乐圈也好,总比和他学得不像样子。”

“方老你这可是埋汰我了,不过您把我儿子收成了徒弟,让我可欣喜万分啊。”

郑鸿桥迈着步子走了过来,现在对于苏叶,他可是时时关注着,这不听说方老在网上发言了,而且来专门跑到他家里来,他就知道有门,这可是好事,不过,瘪瘪嘴,当初他想拜到方老门下被他坚决的拒绝了。

“哼,闻着味儿就来了?我是真心想收苏叶这孩子的,他有灵性有天赋,比你强多了,你满肚子狡诈黑水,这高山流水对你来说不过是闲暇之余的享受。”

方老冷哼一声,当初那个孩子现在变成了这样让他也有些不满,可郑家什么情况他也知道,真要是清风月白,早让人给吃成渣了。

“还不快拜见你老师。”郑鸿桥冲着苏叶使了一个眼色,这孩子太单纯了,还不先拜了把师徒名份定下来。

方老哭笑不得的拦住了他,“你郑大老板就不要给我添乱,小叶这弟子我收了,而且是我的最后一位关门弟子,可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等我通知,正式拜祖师爷。”

苏叶连忙伏下感谢,这种拜师和平日里学琴的师傅可不一样,这是要当父亲来看待的,方老这个年岁,一共才收了四个弟子,苏叶算是年纪最小的,方老的大弟子已经是国家级的大师45岁的冷陵月先生。

二弟子是古琴协会的会长,36岁的孙则同先生。

三弟子是已经小有名气经常出入国家大剧院表演的32岁的赵晓光,被网友们亲切的称为琴帅。

郑鸿桥满意的笑了笑,也坐在一旁也方老闲聊起来。

网络上的舆论越来越好,在方老的加持下,苏叶被称为小琴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