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脸、你不配!

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1:57 字数:3353 阅读进度:15/19

苏叶抿着嘴从服务生手里接过一杯酒水,在一旁的落地窗前慢慢的喝着。

宋远航不可能一直陪着他,就算白奕然两个也各自有自己的圈子,在询问了苏叶之后,几个人各自散开了。

抿了一口酒,今天快把他笑僵硬了,嘴角的弧度保持不变,又要不失去身份风度,这难得到清闲让苏叶偷偷的喘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在大门口,许胖子焦急的等着人,许久从大厅里面走了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他不满的看着许胖子。

“今天这种场合对我来说太重要了,本来不应该带你进去,可谁让我欠你一份人情,许胖子我带你进去就算人情两清,你进去后的事情与我无关。”

他冷冷的说道,姓许的阴损下作,如果不是他欠了一个人情,绝对不会同意他进来,一但受到牵连,他一个小小的政府机关人员哪里承担的起。

“两清,绝对两清,放心刘局长,我进去绝对不是找麻烦,你的情意我记下了,我许胖子绝对不是不讲信用的人。”

“但愿如此。”刘局长并不相信他,可强忍着不满示意他跟上,把他带进到大厅里面。

许胖子一进入大厅就被晃了眼睛,他头一次觉得自己有些渺小,这里的每个人都风度翩翩、彬彬有礼,每个人都轻声低谈,动作优雅的好像在参加红毯。

那些被他喜爱的奢侈品在这里反而成了最为低劣的品味,他拉了拉自己身上的阿玛尼,摸了摸自己手上的大金表,脸有些臊红。

忽然想起他来的目的,眼神一紧在人群里快速的寻找着那个如玉的人儿。

他是那么显眼,哪怕站在角落里许多人的目光还是落在他的身上,许胖子暗叹一声,自己的口味可够高的,怎么能把这样珍珠当鱼珠。

急步走向苏叶,他拿着手帕擦擦脸上的汗水,整理一下衣服,咳嗽一声,“苏叶,哦,苏少你好。”

苏叶听见声音抬起头来,看见一位胖的满脸横肉的人,喘着粗气,他小心讨好的看着自己。

苏叶颦眉询问,“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

今天的苏叶实在是让人晃眼,微颦的眉头,凤眼轻瞥,捏着酒杯的修长手指,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许胖子眼神晃了晃,急忙遮住眼底的贪婪与痴呆,可这一瞬间已经让苏叶冷下了脸,这在里还是头一次有人这样的看着他。

许胖子舔了舔嘴唇,堆起脸上的笑容,“苏少,是这么回事,我原本不知道您是郑家的公子,蒋学坤您认识吧,他千方百计的想要我投资,就把您想要介绍给我,这不,我一打听到这个畜牲说的是您,就急忙来赔礼道歉。”

苏叶这次是真的撂下脸来,蒋学坤在背地里做过这样的事情他不奇怪,今天蒋学坤的态度就很奇怪,强硬的要让他跟着走,原来幕后是这个胖子。

苏叶凤眼含霜,薄唇紧紧的抿着,然后冷冷的嘲讽道,“原来是你。今天蒋学坤可是给我演了一出好戏,我还在想这背后的故事。”

狠狠的把酒杯的酒扬到许胖子身上,“你还敢到我面前来。”

许胖子脸上的酒水连抹都不敢抹,他堆着讨好的笑容,“苏少,苏少,我真的不知道是您啊。”

“小叶,怎么了?”这个角落也并不隐蔽,宋远航在看见有人靠近苏叶的时候就关注着,在看见苏叶脸色变了之后急忙赶过来。

苏叶忍住怒火,今天的日子他有些失态了,脸上重新挂上标志的笑容,“没事,不过是和许老板开了一个玩笑,你说是吧,许-老-板是?”

许胖子抹了一把脸,连连称是,只要苏叶能饶过他,怎么都行,郑家,郑家可不是他能得罪的。

“是,是,是苏少在和我开玩笑。”

宋远航点点头,并不理会这个一看就知道猥琐的胖子,他是怕苏叶吃亏,可现在看来这个胖子是有求于人,这就好办。

“小叶,去休息室吧。”他指了指楼上的休息室,这里人多眼杂。

苏叶冷冷的撇了一眼许胖子,抬腿向楼上迈去,许胖子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他对着宋远航欠了欠身堆着笑容紧紧的跟在苏叶的身后。

郑鸿桥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还行,知道伸抓子,在许胖子接近苏叶的时候,小四就告诉他了,那个人就是蒋学坤背后的人。

能耐还挺多的,找到这里来了,不过想来他只顾着四处找关系,绝对想不到,他赖以为生的矿山和公司在今天晚上就会云消雾散。

敢把主意打到他儿子的身上,真真是找死。

郑鸿桥眯了眯眼睛,还是有点不放心,放下酒杯笑了笑,这是当爸爸的感觉吗?

反正放心不下,那就堂堂正正的给孩子撑腰去,他示意小四跟上,抬步也向楼上走去。

宋德明纳闷的看着他,然后就听见儿子小声的提醒,摇摇头笑着,这是护上短了,瞥了自己儿子一眼,“看见没,你郑伯伯这是当亲儿子,你们以后也要拿他当亲兄弟。”

宋远航点头称是,然后笑笑,“爸,苏叶这孩子人不错,我们都很喜欢他。”

休息室内

苏叶没想到许胖子这么不要脸,看见周围没有人直接跪在地上打着自己的脸,“苏少,苏少我是鬼迷心窍了,都怪蒋学坤在一旁的添油加醋,只要能放过我,让我怎么赔礼道歉都行。”

“你赔不起。”一个声音忽然响起,郑鸿桥板着脸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小四反手把门关上。

许胖子看见眼前气势压迫的男人,脸色发白,跪在地上挪到他的身前。

“郑总,郑总我真知道错了,我就是想想,也没有半点动到苏少身上,看在我主动来的份上饶了我吧。”

许胖子又狠狠的打了自己两巴掌,不狠不行,为了能活命,让他怎么都行。

“爸。”苏叶走到郑鸿桥面前,低声叫道,让郑鸿桥眼神里闪过满意和知足,眼角都微微挑了起来。

“好孩子。”郑鸿桥让他坐在旁边,然后才低下头看着跪在地上的许胖子。

“你不配让我的孩子原谅。”郑鸿桥蔑视的看着地上的许胖子,好像在看什么肮脏的东西。

许胖子急忙应到,“我不配,我不配。”

苏叶双眸微闪,对于郑鸿桥这种护短既感动又有种心情舒爽的感受。

“你不用来求我了,从你把心思动到我儿子身上的那一刻起,许建波是吧,你应该庆幸我记住了你的名字,呵呵,就算是楼下的企业家们也很少有让我值得记住的人,你走吧。”

郑鸿桥微微笑着,没有愤怒没有怒吼,可他的气势压迫的许胖子满脸都是汗水,他强忍着恐惧颤抖着求饶,“郑总,您就让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郑鸿桥拉过苏叶的手,轻轻的拍了拍他,“我当成宝贝的儿子被你们肆意当成筹码,蒋学坤的下场我想你一定会想知道吧?”

他脸上的笑容还是斯文有礼,仿佛说的是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

许胖子瘫软在地上,眼神看向苏叶,希望能得到他的怜悯。

“他将会被剥皮点天灯,哪根手指动过我儿子就掰断哪根,那多嘴多舌的舌头被剪掉了。”郑鸿桥拨动着手上的戒指,笑盈盈的说道。

许胖子哀号一声,狼狈的趴在地上猛的磕头,重重的一下又一下把头磕的头破血流也不敢停下来。

郑鸿桥转过头来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苏叶,“小叶,你要学会当一个郑家人。害怕吗?”

苏叶是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拿着人命不当回事的场面,可这场面是一位爸爸对自己孩子的护短,他忍下内心的猜疑,郑家到底是做什么的?商人吗?不是吧?

“不害怕。”苏叶轻轻转过头不去看地上的人,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咬着下唇倔强的回答,然后又强迫自己正视着许胖子。

这是他罪有应得,如果不是他回到了家里,如果不是他得到了郑鸿桥的认可,那么他的下场还会好吗?这个地上苦苦求饶的人会变成他吧?

想到这里,他脸色恢复了正常,凤眼里含着冷色,这样的人不知道迫害了多少人,他该死。

郑鸿桥满意的看着孩子的眼神转变,他的孩子就应该这样,不说杀伐果断,但也不能软弱无能,同情心也要分人,这种人杀一百个他都不会眨眼。

也就是在帝国国都他还收敛着点,不然如果在f国郑家的大本营,他会让这个人知道什么叫千刀万刮。

“好啦,小四把他带出去。”郑鸿桥今天可是很高兴的,不想让这种人打扰了自己的好心情,教育孩子是一会儿事,可自己媳妇在下面呢,他可不放心。

苏叶看着四哥把地上惨叫着的人拉了出去,又听说蒋学坤的后果,他这算不算是躺赢,本来想使的手段一样也没有用出来。

勾起嘴角,也许在他看来的手段在郑鸿桥的眼里是上不得台面的,是啊,在娱乐圈这么些年,谁能不被染黑,或多或少而已。

能爬到顶峰成为三金影帝,又能保住自身的人,没有手段怎么行?

可从回到家里的那一刻,郑鸿桥就用他的所作所为让他知道,他什么也不用做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这种被关心、宠爱的感受让他只想紧紧的抓住,不想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