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儿初长成

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1:55 字数:3688 阅读进度:12/19

一个浑身散发着淡淡冷漠气息的男孩站在她面前。

他有些不安的微微低着头,微微长了些的黑发用黑色缎带在后面束起来。碎碎的刘海翘皮的盖下来,没有遮住他漂亮的双眸,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唇轻抿。

一身出自意大利大师的杰作在他的身上显出他的矜贵高雅。

梦幻般的深蓝西装上带着暗色的波纹,恰到好处的领口让里面黑色的衬衫显露出来,年轻有些活泼的黑色暗纹领结,下身修长的黑色西裤子让两条大长腿显露无异。

郑鸿桥满意的点点头,这平日子里都是长衫衣袍,倒是把他的长腿给遮住了。

“好像少了点什么?”他忽然问道。

乔安娜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闻言笑道,“当然,手表、还有胸针,我想想加个耳钉怎么样?”

郑鸿桥失声笑道,“乔大师的眼光我信得过。”

随着她的吩咐,很快从那一大堆的东西里面把一枚金色带着五彩钻石的胸针找了出来,然后又把郑鸿桥带来的礼物直接带上。

真是个漂漂亮亮的小王子,让苏叶原地转了一个圈,乔安娜满意极了。

拍拍手,“我说郑总早就应该把他领来,我已经决定了,以后小叶子的造型我包了,一会儿让你的人签一份单子,只要他需要,我就会亲自动手。”

郑鸿桥惊讶的看着她,然后眼神里滑过惊喜。“那真是麻烦乔大师了,小叶,还不谢谢乔大师。”

就算是有大哥的面子,乔安娜说不出来就不出来,这随时随地的单子可不是一般人能签的,就算是他也得提前预约。

苏叶上前道谢,乔安娜轻轻的笑道,“主要是我看他顺眼,郑总你也知道,不顺眼的人求我都不行。”

郑鸿桥好笑的看着她,这性子还是这样,真不知道大哥喜欢她什么?

一想到自己家大哥还在后面苦苦的暗恋追求着,他有些同情,“不知道乔大师什么时候回y国。”

“怎么,你问还是某些人问?”

乔安娜翻了翻眼皮,那个胆小鬼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出来,这次躲到他的出生地也是想让他明白明白。

“没,我是帮着问问,关键是看他太可怜了,堂堂郑家家主在外面八面威风,一遇见你,就变成了……”

下面的话郑鸿桥没好意思说,大哥你也太掉价了。

乔安娜抿了抿嘴唇,“我都到这里来了,他还不明白?笨死了。”

郑鸿桥头上直冒冷汗,也就您啊,谁敢摸郑家家主的胡须,找死吗?还笨?他是被您给弄怕了,这表白不是,不表白也不对劲。

不过,这回他可要马上给大哥打电话邀功告诉他,这不明显着在这里等你呢吗?来在这里左想右想什么?

别说当弟弟的不关心他。

门口的许胖子憋在车子里烦躁的厉害,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流,这都快四个小时候,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正想着,封闭的大门被打开了,他眼神一亮,就看见一个儒雅带着书卷气息的男人带着苏叶走了出来,随后又一位穿着米色拖地长裙的貌□□走了出来。

他刚想下车上前,就发现一辆黑色的宾利来了过来,后面又跟上来一辆黑色的商务车,里面下来许多保镖。

他喀吧喀吧眼睛,楞是没敢下去,而且他发现那个儒雅的男人轻轻的瞥了他的车子一眼,那锐利的眼神好像透过车子将他看透。

苏叶没有那么敏锐,他不知道不远处的车子里正坐着幕后黑手,他扶着妈妈,这衣服漂亮是漂亮,穿着麻烦,上车更麻烦。

林婉如今天光彩照人,米色的拖地长裙与郑鸿桥身上的米色西装相配,挽起的头发有几根俏皮的落在光洁的脖子上,一根由108颗灿烂无比的优质白色钻石与一颗最耀眼重达8848克拉的内部无瑕粉色钻石组成的钻石项链落在性感锁骨上。

不用说她那空运过来的由著名大师设计的长裙,就这条项链已经是无价之宝。

她身上再也用不上其他装饰,用乔安娜的话,配不上。

只有手上那颗同样夺目由洛琳施华滋大师亲手制做的白金钻戒。

苏叶压下了心底的震惊,这后爸是大出血呀,今天他们不艳压全场才怪。

同时也感谢他,这是在为他们撑腰,这般宠爱谁还能说这不是爱情,在他搅乱了订婚宴后,他还用他的宽厚的胸膛为他们母子二人撑起来进入顶层社会的天地。

郑鸿桥则更是简单,他不用那么东西来撑起他的地位,他的名字就是他的地位。

一身简单低调中带着精致、奢华的米色西装,一块手表,足以。

许胖子吓的一动不敢动,哪怕苏叶在漂亮,刚刚在让他心动,他也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了,心里对蒋学坤暗恨,说话都说不明白,这哪里是什么离家出走的孩子,哪里是什么后妈、后爸。

他脸上的汗水哗哗的流下来,直到那两辆车离开他才蹒跚着跳下车,走到乔安娜的工作室门口,他也不进去,就是讨好的与门口的保安透问。

“您好啊,刚才我路过这里,看见那一家三口真是闪瞎我的眼睛,这不好奇心上来了,这是哪家大老板啊?”他连忙把雪茄递上。

保安正好闲着无事,又有好烟,聊就聊几句,刚才他们闭门封院就偷偷的讨论过了,正好和这个人炫耀一下。

“那可是大人物,和你说你也不懂,你就知道国际上有名的奢侈品公司就是他们家的,哦,还有什么车、什么香水,什么手机都有股份,反正郑家你知道吗?就是那个……洪门……”最后一句他偷偷的低声说着,很怕别人听见。

然后又挺起胸膛,美美的抽了一口,“那个岁数大点的就是郑家现在最小的儿子郑鸿桥,你别看他在郑家不起眼,可也是千亿身价的大老板。”然后又补了一句,“美元。”

许胖子的汗水越来越多,洪门他知道啊,那可是他们这些人眼里的老祖宗,他一想到还想把人家小少爷抢来,又想到那个男人的一眼,腿都在打颤。

他急忙爬到车上,飞快的吼着,“走,快走。”

然后又拿起手机开始联系人,好找人说明,别以为躲开就算了,今天蒋学坤已经被他们知道了,那么他的事情躲是躲不了的。

他脸色惨白着,哪里还有一点旖旎的心思,他怎么就这么笨,那种气质的人哪里是普通人家能培养出来的,他是被鬼蒙住心了吗?

“先生,查到了,后面跟着的是一个矿山老板,姓许,许建波,蒋学坤这几天就是被他关起来的,蒋学坤已经交待了……”

小四把接到的信息说给郑鸿桥听,然后停顿了一下,眼神扫到后面闭着眼睛的苏叶身上。

郑鸿桥眯了眯眼睛,示意知道了,后面的就不用他说了,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不想让苏叶听,想想就能明白。

“我不想再看见他们,知道我的意思吗?”郑鸿桥脸色不变,心里却恼了起来,一个煤老板都能把主意打到他儿子身上,真是不要命了,看了一眼苏叶,这孩子的长相太出彩了,如果没有后台,等待他的无疑不是什么好事。

有些庆幸还好把孩子接回来了。

不然吃了亏再报复回去有什么用,皱着眉头,孩子又想去那个乌七八糟的娱乐圈,看来要多找几个保镖来。

“小四,我知道你是队长,找几个机灵点的跟着小叶。”他轻轻的说道。

小四嗯了一声,然后车里又安静下来。

林婉如没有出声,她相信郑鸿桥能安排好一切,幸福的趴在郑鸿桥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感谢让我遇见了你。

苏叶有些心酸,这就是有家人护着的感觉,上辈子一路艰难的往上爬,累了、苦了、难受也只能挺着,被人下药,他狼狈不堪的爬出来,唯一庆幸的是他有一个真正对他好的经纪人,那个狡猾如狐狸的人一直在护着他。

被投资商难为,他咬着牙这边吃着解酒药,那边一杯一杯的喝着,回到家里边吐边哭。

就算得了影帝在有些人眼里,还是一个戏子,那些人的目光如同针扎一样留在他的心底。

不想拍的戏有时候还要忍着不情愿拍摄,影迷们不理解,自己家影帝为什么会拍这种商业快餐片子,可他们哪里知道有时候资本的力量。

自己咬着牙爬啊爬,直有站在最上面才有说话的权力。

这段时间,回忆起往事倒是多了起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种关心让他如同抓到了阳光的暖意,不想放手。

嘴蠕动了两下有些难为情,一句爸还是叫不出口,林婉如期盼的眼神在他眼前晃动。

闭了闭眼睛,声音小的好像是幻觉,“爸,谢谢你。”

郑鸿桥猛的回过头看着他,看见他耳边升起的红晕,低着头揉着双手,林婉如惊喜的看着儿子,她眼睛刷的红了。

“小……叶子。”她带着颤音的询问。

脸色红红的,凤眼似水波荡漾,苏叶嗯了一声。

郑鸿桥哈哈的笑出声来,“好孩子,有你这一声够了,爸没白疼你。”

苏叶眼圈一红,泪水终于落下,在父亲去世已经后没有人再陪着他谈心,没有人能说与他做朋友,没有人能在他受伤的时候扶起他,就连那具尸体也是焦黑的,连本来的样子也看不出来。

烈士,他不想他当烈士,不想着别人说什么烈火英雄,每次听他们说,他的心都在疼,那个男人死前会多么的疼,他只想要一个爸爸,一个在他伤心难过痛苦的时候,有人拍拍他的肩膀说,儿子,别怕,有我在。

所以他理解原主那个孩子,那个渴望着父爱的孩子。

同样的烈士,同样的牺牲,可是他们只想着他们回来……

“好孩子,别哭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就行。”郑鸿桥满面红光,孩子的认可让满足比签了多大的合同都高兴。

小四前面高兴的说道,“哈哈,这回先生可是得偿所愿。”

郑鸿桥看见双目含情的林婉如,看见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擦着泪水的苏叶,“今天是高兴的日子,就让他们看看我老郑的媳妇和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