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到手

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1:52 字数:3654 阅读进度:9/19

夜色渐深,月光如流水一般静静地泻在这一片天地间。

放下手中的书,苏叶抬手揉揉了酸涩的眼睛,无意中,余光瞟到书房左侧的那张古琴。

是的,他把这可怜的古琴从音器室里拿到书房来,让古物不至于被埋没到那些洋乐器之中。

手轻轻的摸着它,好像倾听来自远古的倾诉,想到今天一天的所学,有说不出的满足。

郑鸿桥是一个很神奇的人,能看得出来他是在用自己的一举一动来熏陶着他,从喝茶到聊天,慢慢的引导着自己走进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世界。

心慌吗?不,只是感激,想到明天的老师,苏叶心里更期待了,不知道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样的生活,现在他如饥似渴的吸收着一切渴望的知识。

郑鸿桥和记忆中的苏爸爸还有自己的爸爸都不一样,苏爸爸就是一个军人,从言到行无一不是。严肃认真,在家里默默无声的包容着他和妈妈,只要回来就会埋头苦干,恨不得把所有家务都做了,然后又默默的离开。

而自己的爸爸是一位消防兵,虽然也是军人,可他在空闲的时候陪着自己打球、唱戏、听歌,他说过,自己因为工作的原因是有些不称职的爸爸,那只能加倍的陪着自己做自己的朋友。

郑鸿桥精明、儒雅、有身份、自信、骄傲、骨子里透着世故与圆滑,那种从容镇定与淡然傲气是与生俱来的。

他的真心可以看得出来,他是在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教育。

苏叶看着自己从里到外的变化,自己也惊讶,那个蹲在地上捧着大茶缸子喝着枸杞子的人一去不复返,潜移默化真是神奇的东西,怪不得有些人与身俱来的气质。

被饿了一夜的蒋学坤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黑暗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冷冰冰的。

他多期盼许老板找到苏叶,他就自由了。

他不知道的是,一夜过去许老板看着下属送来的调查气的又摔碎了一个手机。

资料简单的让人以为是假的??

这是个人经历?

苏叶:出生年月日,学历,然后娱乐圈里的东西,家庭的只有离家出走。

妈妈:一个名字其他的没有?

爸爸:名字,烈士,其他的没有?

这是调查报告,砰!他把下属一脚踢到门口,这是忽悠鬼呢?

下属忍着疼痛,“老板,我们找了许多人调查出来这些,只有他妈妈的名字,还有牺牲的爸爸名字,至于其他的我们调查不出来,老板,我怀疑与他的爸爸有关。”

“屁有关,一个死人有什么关系,不就烈士,都死了六年的人,还能有什么关系?还有他妈妈林婉如,哦,要结婚了?后爸呢?叫什么名字你们都查不出来,他妈现在一定在他那里,你们还不快给我去找人?我不相信一个大活人就能找不到?”

许老板气的直骂人,这些废物。

郑家的花园里

八角的亭子里,站着一位老者,旁边只见一个男孩子一身华美汉服,坐在石阶之上,坐姿端庄大气,他的膝盖上摆着一架古琴。

老者似乎在说着什么,然后男孩子低头看琴,目光很柔和,然后在老者的示范下轻轻的摆弄着琴弦,古风古色的曲音飘散在空中,阳光透过他的发梢竟也变得光彩起来。

林婉如目光朦胧的看着儿子,然后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丈夫,“现在的他很好,他很快乐。谢谢你。”

郑鸿桥撩起她耳边散落的头发,温柔又细心,深情的双眸好像在发光,“那也是我儿子,不过我也没想到他能听话,本来是想他如果再让你伤心我就揍他一顿,让他乖乖的听话。”

林婉如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想像不到他撩起胳膊揍人的场景,“我不能再给你一个孩子,你后悔吗?”

“傻子,我爱的是你,又是不别的,再说苏叶现在也不错。”

林婉如靠在他的身上,恍然如梦,那些记忆中孩子爆燥的跳脚和倔强仿佛昨日,孩子虽然对郑鸿桥还有些距离,可毕竟不再针峰相对。

“公司的事情办好了,一会儿他上完课给他个惊喜,至于他那个经纪人,呵呵,下面人来说自身难保。”

郑鸿桥揽着妻子的腰,眉眼舒展。

“以后还要你多教教他。”林婉如眉间露出喜色,孩子刚回来的时候把她心疼坏了,补了两天一点也没有胖,那骨头都瘦的咯人。

郑鸿桥理所当然的点头,“放心吧,老师们也会教他的,无论他以为想做什么,多学总有好处。”

两人依偎着低语,郑鸿桥的眼神一直在她的身上,虽然有时候瞥向凉亭,可看见苏叶全神贯注的样子也就放下了。

不过,脑海里忽然想到那张被他宝贝的不得了的琴来,在郑鸿桥看来,古琴也好,古董也罢,放在那里供着?

摇头微微笑了笑,在他看来这就是小家子气,要使劲的熏陶,孩子不敢动,那只能再给他买个好的琴,总不能老用老师的吧?

苏叶不知道,郑鸿桥为了让他大气起来,莫明其妙的开始示范,从这一天开始,苏叶的茶具是古董,茶杯是古董……

一家三口吃饭的碗也是,苏叶看见妈妈什么也不知道的端着饭碗,哭笑不得。

从小心翼翼到淡然自若,苏叶不想说自己的心理路程,那个心酸……

“郑叔,我知道你的心思了,可这么多东西拿出来是不是不好?”苏叶冷汗都出来了。

“没事,反正郑家多的是这种东西,老宅子那里更多,我这些都是人家不喜欢丢给我玩的。”郑鸿桥无所谓的说道。

……

“对了,刚才下面送来消息,你的公司因为外面的舆论老板贱买跑了,现在我的人只留下有用的人,其他的都被清除了,你的那个经纪人据说被人抓走了,原因正在调查。你有空去一趟处理一下,公司就交给你了。”

郑鸿桥不紧不慢的说着,手下的棋毫不留情,杀的苏叶片甲不留。

苏叶好像丢掉棋子,我说你一个大佬虐一个初学者好吗?

好像看出他眼底的控诉,郑鸿桥捡回棋子,好像在回忆着什么,“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过来的,我一直长大才赢了我爸。”

苏叶满头黑线,原来还是家传?

“你太瘦了,本来不想把小四叫来,可又一想你到底是我家孩子,等到我和你妈结婚就再也藏不住了,总得有自保的能力,别以为外面动不动绑票是假的……”

郑鸿桥啪的一声把他的棋子杀了,然后淡然的说着让苏叶想要吐槽的话。

“虽然不知道您说的小四是谁,不过你说让我学什么就学什么,我知道郑叔你是为我好。”

苏叶冥思苦想着下一步怎么走,嘴里顺嘴就说着同意。

郑鸿桥笑着看见他走进死路,不动声色的点着棋盘教他。

“你下的棋和你的性格一样倔强,不碰南墙不回头,我和你说过,有时候人要弯一下。”

他轻轻的移动棋子,让苏叶的眼神一下子亮了。

“郑叔,我这就四个老师了,再加上那个小四……”

苏叶转移他的注意下,然后把棋子下到一个不起眼的地方,郑鸿桥好笑的看着他的小动作,他发现自从两人谈话后这小子在他面前越来越自然。

“我赢了。”郑鸿桥看见他无奈的放弃,“小四是郑家的保镖头子,被我从老宅叫来的。”

“哦。”苏叶淡淡的答应一声,接着又冥思苦索自己刚刚哪里下错了。

“现在是四个,等这些学完了还有。”

苏叶没有说什么,他喜欢这种每时每刻都学习的感受,好像上辈子,他为了演戏,什么戏没接过,为了演好乞丐,他还特意跑到天桥底下与别人蹲了一夜。

下午苏叶看见了自己公司现在的ceo,哦,那小破公司说ceo都是瞧得起了,说现在的管理人员吧。

江离,一个满脸笑容的中年男人,笔挺的西装丝毫没有褶皱,黑色的皮鞋亮的能反光,手里拿着公司重组后的所有资料毕恭毕敬的站在他的面前。

“苏总,这是公司重组后的资料,您的事情公司里知道的只有我和你的新经纪人,他明天将会到来,你的助理也在应聘中。”

苏叶原来以为接手是会是一个什么也没有的空架子,可明显不是这样,各种各样的人员都已经应聘到位,艺人都进入了签约过程,这么小的一个公司,江离却不知道从哪里挖来这么多的人才。

据苏叶所知,他的新经纪人就是环宇娱乐这个霸王里的金牌经纪人??

王梦梅,50岁,一个强势的女人,她带出来的影帝周铮海现在还活跃在影坛上,被称为不老的常青树。

据他所了解不是说她已经不再带人了吗?

好像环宇里就有她的股份,这老板跑出来带人,还来他这个小破公司,说没有郑叔叔的面子,他都不相信。

“那以后就麻烦你了。”苏叶半敛着眉眼,淡云风清的样子让江离心里越发的有数了。

自己的大老板是谁当然有数,而面前的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继子。

一身淡青色的深衣,眉眼如画,腰间的佩饰到鞋子无一不精,大老板这是当亲儿子养啊,怪不得让他找个好人带带他。

就凭小少爷这长相和气质,娱乐圈里必然有一席之地。

刚刚进来的时候还看见他正在弹古琴,旁边有专门的老师,想来梅姐一定高兴接手了这么一个宝贝。

“这是我的手机,苏总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现在公司没有别的主要业务,一切以你为准,苏总你现在是需要什么?”江离忽然带着意味的提道。

苏叶放下手里的资料,“我现在什么也不需要,我想要的会凭借自己的演技得来,但公司的资源我并不反对,还有我暂时什么也不会做,你看见了,我在学习,你现在最主要的是把公司发展起来,除了我还要有别的能支撑起来的艺人。”

江离满意的笑笑,“那好,保证苏总满意,我保证公司以后配得上您的地位。”

两人相视而笑,初次接触彼此的印象都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