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婶子威武

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1:51 字数:3512 阅读进度:8/19

蒋学坤差点把钱要回来,可看见旁边人虎视眈眈的样子,无奈的离开了。

“呸,一看就不是好人,打听苏家,我能说实话,哼,这回咱们运动器材有钱换了。”胖大婶子插着腰对旁边的邻居们说道。

大家都笑着看着她,胖大婶子是这里的居民委员会的大妈。

“胖大婶你真够厉害的。”一个蹲在地上下象棋的男人头也不抬的说道。

“那是,这回我添一个石桌子,两个石凳子,也省着你们蹲在地上玩。”胖大婶笑嘻嘻的回应着。

“哼,苏家都是好人,还是烈士遗属,胖婶子听说苏婶子搬到郑叔叔哪里去了,你还是通知一下,看这人满脸的怨毒,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对啊,胖婶你不是和苏婶子好吗?你还是快给她去个电话,别耽误事。”

“好勒,我这就去,你们这些在外面天天玩的可注意点,这人再来就告诉我,我来对付他。”胖婶子拍拍围裙上的灰尘,小跑着打电话去了。

“唉,你们说这苏婶子结婚了没有?”

“估计是没有吧,上次小叶子发了那么大的脾气,苏婶子那么疼他估计是不能,要是结婚还不得请咱们这些老邻居们?”

“唉,小叶子就是倔强,他爸都去世这么久了还不相信。”

“老苏是好人啊,谁能想到这人说没就没了,小叶子当时都哭抽过去了。”

“是啊,咱们这些人哪个没有麻烦过人家,只要谁家有事情叫一声就到,好人啊,就是好人不长命。”

院子里的邻居们长吁短叹的回忆起苏爸在的时候。

林婉如笑盈盈的拉着儿子的手,微微上挑的丹凤眼双眸流转间如水波漾起,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细嫩,唇色绯红,月牙白的长衫让他的气质更加突出。

怎么看怎么好,那句话怎么说,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小叶子就是那翩翩走来的公子,她生的。

苏叶都被她看得脸红了,扯了扯刚刚被她挂在身上的玉佩,那上好的玉色说明这是一块少有的羊脂玉,现在被他妈当成佩饰挂在腰间。

这要是掉了怎么办?他头疼的看着旁边还点头同意的郑鸿桥,“好看。”

不是?你不是精英大佬吗?这无脑的附和是怎么回事?还有那宠溺的目光是给他的吧?

林婉如看见自己儿子动也不动的任由她打扮,真是激发了她想打扮儿子的心情,没有女儿,儿子让她能满足也不错。

拿过佣人手里的披风,与儿子身上的月牙白长衫是一款,轻薄的披风上隐隐有高山远云流水的暗纹,阳光下好像流动一样,十分淡雅。

“妈,又不冷。”苏叶还能怎样,妈你高兴就好。

“嗯,让我搭上看看,这个披风早晚出来溜弯穿。”林婉如决定道。

苏叶心里呵呵了,溜弯穿,行,妈你太伟大了。

直到妈妈满足了心底打扮儿子的愿望,把儿子丢给自己的丈夫,然后还念叨着要去找一些好看的腰饰。

花园的亭子里

苏叶与郑鸿桥面对面的跪坐在茶台前,苏叶都有些习惯了,宽大的袖子优雅的丝毫没有阻碍他的动作,如玉的手端着热茶慢慢的喝着。

郑鸿桥抬眼看着他,人回来这两天他是真的长大了,“没想到你会真由着你妈性子来。”

苏叶慢悠悠的放到茶杯,瞥了他一眼,“您不也是吗?让她高兴还不好吗?我……以前做错了,这两天她这么高兴,我也高兴。”

“嗯,看得出来,以后在家里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老师明天就全到了,别辜负了她的用心。”

郑鸿桥手不紧不慢的倒着茶水,行云流水的动作赏心悦目,苏叶静静的观看着,这真不是有钱就能学来的,这种熏陶要常年累月自然而然深入骨子里的。

“好看吗?”

“好看。”苏叶实话实说,就算他上辈子也没这么讲究过,他能穿着古装自然是因为拍戏,可郑鸿桥这种一看就是世家子弟的熏陶。

“好看你也要学,我请来的老师是教育郑家子弟的人,你虽然晚了点,可那么聪明,相信你一定能学会的。”

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为什么?”苏叶左手摸着右手揉捏着,这也是他百思不解的疑问。

“不为什么,我们郑家孩子从出生就开始生活在这种气氛之中,老师们是从七岁开始授课,你是我的儿子,虽然你不承认。”他抬起头玩味的笑着,然后递给苏叶一杯茶水。

“喝茶的动作是这样的,你的动作虽然漂亮可一看就是电视上那种瞎演的。”他没等苏叶回答就亲自示范着喝茶。

小小的杯子在他的手上仿佛被赋予了艺术和历史,一举一动都让人目不转睛。

苏叶顾不得去想其他的东西,这么一位大佬亲自来教,你在这里矫情什么?

两个人把喝茶喝成了艺术,中年男子儒雅翩翩,就差一身长衫,年少的苏叶矜贵淡雅,远远看见的人不由放轻脚步。

林婉如抿着嘴笑着,眉间的愁苦散去,她越发风韵迷人。

蒋学坤四处找人,满脸的疲惫与汗水,名字里带着花园的别墅他都去过了,有的让进,有的保安干脆就不让进,一打听业主也是查无此人。

他喘着粗气,网络上的舆论越发的激烈,他的信息已经全都暴露出去,公司变了老板,他哪里也不敢去,电话一阵阵响起,都是骂他的人。

他无奈的买了一张不记名的卡,这才算了结。

越是找不到人他越是怨恨,助理的手机也打不通了,估计是跑路了,他最后一条短信是人全跑了,新老板只留下几个人,其他人如果不回公司全算自动离职。

这时一辆黑色的车停在他的面前,下来两个黑衣大汉像拖死狗一样将他带走,他如何挣扎也没有用。

还是那间别墅里,许老板摔碎了一地的东西,蒋学坤软倒在地上,旁边是一滩恶臭。

“人呢?他找不到你答应给我的人呢?”指着鼻子大骂。

蒋学坤蠕动着嘴,虚弱的说道,“都跑了,都跑了,公司没有人了。”

啪!

一巴掌落在他的脸上,肥胖如猪的许老板恶狠狠的说道,“跑了?我想要的人还能跑了?给我说,找的人在哪里?”

蒋学坤嘴边都是血丝,他不敢去擦,连忙说道,“那两个人一个在……”

为了保住自己的命,别人的命算什么?

许老板冷冷的看着他,挥手让手下人去抓来,然后如同看着小丑,“最后一次机会,苏叶什么时候能给我送来。”

一次又一次,如果不是他实在对苏叶心痒痒的厉害,他找什么样的找不到,不过一想到那双勾魂的眼睛,比女人都嫩的皮肤,还有那芊芊如玉的手,就让他咽下这口气。

蒋学坤爬到他的脚下趴在地上哭诉着,“不是我不找,许老板,是我真找不到啊,我今天跑了一天,腿都快断了,可还是找不到。”

“哼,难道人还能飞了,你不会去他家找,把他的家人抓来。”许老板不屑一顾的说道,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扣起脚来。

“我去了,我去了,可他家搬走了。”

蒋学坤拉住他的裤脚,就怕他会认为自己没用被拉去填矿坑。

“哼,真没有用,他家人里都叫什么,原来住在哪里,不用你了,真是废物。”

许老板一脚把他踢倒在地上,不解恨的又踢两下。

这时哭喊声传了过来,一个阴柔俊美的男人和一个阳光帅气的男孩子被强拉了进来,他们看见地下软倒着的蒋学坤都想吃了他。

“姓蒋的原来是你,你真是畜牲。”阳光帅气的男孩子呸了他一口。

蒋学坤擦着脸上的口水,狠声说道,“我也不想,反正你们也不是原装的,陪一个也是陪,陪二个也是陪,许老板是大老板,你们陪好了自然有好处。”

阴柔的男人揉了揉自己被掐紫的手腕,冷声说道,“姓蒋的,如果我们陪高兴了每个要求就是弄死你,我记住你了,还有别忘了我的金主是谁?他知道了你也活不成,我倒无所谓一个二个,不过后果你自己想去吧。”

蒋学坤咬着牙不去看他,阴柔的男人冷冷的坐在沙发上,镇定自若的样子,反正都被抓来了,还不如老实点,不过看见许老板那种令人作恶的眼神,心里差点吐出来,比起自己的金主,他就是一头猪。

阳光帅气的男孩子也不作了,他拍拍屁股起身也坐到沙发上,“许老板是吧,我们到无所谓,不过他的金主是青海娱乐的小开刘青烨,我的金主是彼岸花的导演赵松原,你看着办。”

砰!

许老板狠狠的踢了一脚茶几桌,然后气喘如牛的坐在那里,心里不甘心又气又怒,那什么导演他倒是不怕,可青海娱乐的小开刘青烨那就是炮仗,谁捅谁炸,刘老板又宠儿子宠的厉害。

他三天二头换人,如果是他腻味的到无所谓,可明显这还新鲜着呢,被他捅了,那小子可不管什么人,让他不开心,他就让人全家不开心。

“给我滚。”他愤怒的吼着。

阴柔男子冷哼一声,扯着阳光男孩子离开,看也没看地上的蒋学坤一眼。

“啊,你们别走哇,不就是一晚上,你们别走哇。”蒋学坤疯狂的喊着。

“去,给我找人去,找不到你们都别回来。”许老板气得要命,把手下都打发出去,然后阴冷的盯着地上的蒋学坤。

“你要好好祈祷,让我找到他,不然……哼。”他转身离开。

蒋学坤被拖死狗似的丢到暗室里,他无助的抱着头发蹲在角落里,心里恨死阴柔男子与阳光大男孩,不过最恨的还是苏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