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在哭

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1:46 字数:3325 阅读进度:4/19

车子在马路上飞驰着,几乎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飞奔回家,就如同车上人的心情。

这里并不是苏叶与林婉如原来的家,郑鸿桥再大度也不可能生活在一个到处充满着苏叶生父气息的家,那个家他留给了苏叶,什么也没有动。

那里给林婉如留下了最快光的时光、最幸福的时光、也有最痛苦的时光,她知道儿子有多想他的父亲,那个在她与他记忆中顶天立地的男人。

她不会毁掉他的存在,那里是他们共同的记忆。

在订婚宴会她主动搬来了这里,这里是郑鸿桥的家,一个全新的家。

林婉如拉着儿子的手,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苏叶主动冲着她笑了笑,“妈,不带我认识一下我们的家吗?”

郑鸿桥主动走在前面,斯文儒雅的他一举一动都带着书卷气息,灰色的西装没有增添他的老气,反而让他充满那种年代的气质。

“小叶,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家里的一切都你妈妈说了算,以后缺什么、少什么,自己想要什么都可以做主。”

苏叶扶着妈妈,看见她期盼的目光有些心酸,夹在他们中间难为她了。这是怕他再叛逆起来让郑鸿桥没有面子。

“当然,这里也是我的家。”苏叶抬起头直视着郑鸿桥,只是眼神有些微闪,好像是倔强的孩子最后的骄傲。

郑鸿桥拍了拍他的肩膀,好笑的看着他躲闪的眼神,有进步。

他一个大男人是不会与一个孩子计较的,更何况这孩子已经在顾及着婉如的心情。

“好,郑叔叔还有事情,你妈妈都想你了,你陪着她好好说说话,等到晚上我们在来一场男人的交谈怎么样?”

郑鸿桥的为人真是让人讨厌不起来,豁达的胸襟与气度怪不得会让苏母喜欢上他,他与严肃、端正、时刻充满着阳刚气息的爸爸不同。

但他们有一样相同,他们都是那么的爱着妈妈,从他们的一言一行,眼神中炙热的感情是一样的。

“好。”苏叶点点头,扶着妈妈坐到客厅里,看着郑鸿桥向楼上走去。

苏叶打量着这个家,处处留着妈妈的心意,妈妈并不喜欢那些富贵华丽的东西,低调、典雅、又富有情调,温馨和浪漫,古典与现代的结合。

看得出来,家里的挂画、字画、还有摆放的瓷瓶都是真品,这些东西就这么随意的当成装饰品,还有妈妈身上的翡翠,哪一样都是天价。

林婉如摸着儿子的脸,心疼的要命,瘦的只剩下骨头,“小叶,如果你不想住在这里,那么我们回家住。”

苏叶看见她眼底的焦灼与不安,岁月很善待妈妈,他的长相来自于妈妈,而不是记忆中那个严肃满脸写着我是军人的爸爸。

“妈,不要再为了我委屈自己,你值得最好的。”把头靠近妈妈的肩膀,苏叶为这个女人心疼,她全心爱着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与苏叶相似的丹凤眼,神情流转间带着成熟女人的魅力,憔悴的神情也掩饰不住她的风华绝代,如玉的肤色,妖娆的身材,岁月的流痕只在她的眼角流下了些许的皱纹。

摸着妈妈黑发中夹杂着的白发,“对不起,妈妈。”她应该优雅的如同贵夫人一样品着咖啡、坐在花园里,而不应该紧锁着眉头,不应该有着这些碍眼的白发。

林婉如看见儿子心疼的目光,她最近的心思都在孩子身上,什么时候添了这么多的白发?

“小叶子,妈过的很好,这……”她怕儿子误会。

“妈,这些都是为了我,我知道,妈,我不会再让你操心了。你结婚吧,我想参加你的婚礼。”他当然知道她过的很好,那双曾经被家务操持的双手现在嫩白如玉。

林婉如又惊喜又心疼,小叶子长大了,那个又倔强又认死理的小叶子长大了,他在外面这是吃了多少苦,从那间又破又旧的房间就能知道。

还有网络上现在还到处有着的黑料与恶搞,让当妈的心都是揪着的。

泪水忍不住落下来,老郑很理解她,哪怕是没有婚礼他也同意,就怕触到这孩子的那条线,是她毅然搬到这里来,她不能让老郑成为笑话。

现在孩子的话让她又暖又喜,抱着儿子的脖子,喜极而泣。

她等到了,等到了儿子的理解,她知道那个男人在儿子的心中有多重要,是任何人也不能代替的。

现在他开始愿意接受老郑,这让她对新生活充满着期望。

苏叶拍着她的后背,眼神轻扫向楼梯口阴影处的人影,心里不禁有些好笑,真以为他是大老板坐得住,现在看来他真的把妈妈放在心尖上。

一场谈话让母子的心更贴近了,林婉如开始忙前忙后的为儿子准备好吃的,她撵开了保姆,亲自动手,让若无其事下楼的某个男人有些吃醋。

“婉如,你要亲自做饭呀,我帮你吧。”郑鸿桥挽起他那看着不起眼的黑色衬衫,兴致勃勃的陪着林婉如一起做着饭。

苏叶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意大利彼得大师的订制,阳光下反射出波光的暗纹,彼得大师的衣服没有那些五彩缤纷的时尚,他喜欢在素雅中体现时尚,唯一的标志就在袖口隐藏着。

厨房传来两人温馨又甜蜜的声音,“老郑,这个要放糖,小叶子喜欢。”

“婉如,这个怎么做?”

“你等我一下,先帮我把配菜洗了。”

苏叶抿着嘴笑着,这个男人真会见逢插针,透过隔离的玻璃两个男人眼神碰撞在一起。

苏叶耸耸肩膀,示意他继续,然后向着二楼走去,三楼是主卧,妈妈刚才说家里一直都有他的房间,就在二楼。

看见苏叶转身向二楼走去,郑鸿桥眼神里闪过满意的表情,苏叶真的是长大了,如果以前的他会理直气状的跑来霸占他妈妈,不让他接近。

嗯,既然孩子没有了针峰相对,他是不是也应该再表现表现,准备的礼物再加上一台车吧,男孩子不是都喜欢车吗?

二楼最里间江逸肯定这就是他的房间,他喜欢静又有洁癖,原主也一样,推开这间房门。

苏叶呆呆的站在那里,房间的布置充满了一个母亲的爱,从摆设到用品都是原主最喜欢的东西。

走到墙边,上面挂着一把没有开刃儿的刀,古老的装饰显示这是一件古董,现在就这么被一位母亲当成装饰摆在了孩子的房间。

推开卧室旁边的门,里面是一间书房,满满两大柜子的书,最显眼的一面上摆放的都是关于音乐方面的书籍,其次是演技方面的书籍。

苏叶拿下了一本不由失笑,这东西估计郑叔叔费了不少劲,明显就是科班学院里的书,可这东西没有老师自己是看不明白的。

但两人的心意是明显的,苏叶忽然勾起了探索的念头,又推开二楼另一间房间,这是一间录音室,满满的顶级器材,比起外面什么动不动百万调音师,他现在可以称为千万调音师,这么好的设备,就算是只鸭子,他也能调出好音来。

苏叶摸着这些熟悉的东西,眼神微动,扫过周围摆放着的各种设备,都恨不得现在就开工。

压下心里的悸动,走出录音室,推开另一扇门,嘴角高高的翘起,这是一间乐器室。

斯坦威顶级的钢琴,苏叶轻轻的按下键子得出结论,环顾四周还有各种各样的乐器,如果说这是一家乐器行都有人相信。

原主只会钢琴,可苏叶自己最喜欢的是古琴,摸着角落里的古琴,眼神诧异,低下头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东西,又小心的用手摸了摸,桐木的?至于弹??他可不敢,从样式到那古老的气息都说明这是一张古董。

摸了摸自己的手指,这是苏叶思考时的下意识动作。

目光迷茫的望向那张古琴,脑海里很快浮现对应的信息,鹤鸣秋月琴,通长123公分,琴额宽20公分,琴尾宽148公分。琴面琴底皆为上品桐木,上有龟背断、流水断、冰裂断和牛毛断,冠角、岳山、承露由硬木所制,黄花梨木雁足,牛角琴轸,蚌徽,栗壳色底间朱红漆灰,龙池凤沼为长方形,此外还有诸多印鉴和题字。制作年代大概在明朝中期。

?????

…………

转过头看着那摆在明显位置的钢琴,再看向这张可以被收藏家被疯狂的古琴,它孤孤单单的被摆在角落里……

苏叶的眉头跳了跳,哭笑不得,这算什么事儿?如果是上辈子他自己,如果有这么一张琴,他会睡不着觉的,现在也兴奋,可这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带着这种奇怪的心情离开这间房,推开最后一间,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整个二楼都是给他的。

苏叶的心情有些复杂,这些东西不是一天二天能准备出来的,也许就是订婚宴的时候,原主大闹过后,妈妈与郑鸿桥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还坚持着这些等待……

最后一间不出所料,还是给他准备的,是一间四面玻璃的练功室,健身器材一样不少。

叹了一口气,望着四面环绕的镜子,好像在与自己说,“你认为呢?这样的真心你难道不后悔吗?”

镜子里流光涟漪的单凤眼黯淡下来,慢慢流下了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