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到

小说: 重生后苏影帝有了两个爹 作者: 美玉妖娆 更新时间:2020-10-19 06:31:44 字数:3597 阅读进度:1/19

苏叶是从一间又窄又狭小的出租屋里头醒来的,额头阵阵刺痛,好像有人用刀在割。

他强忍着头痛睁开眼睛,耳边风刮的窗户哗哗作响,外面似乎在下雨,起了两下没有起来,迷蒙的眼神中只看见雨点噼里啪啦地砸到了窗上,还有些顺着半开的窗户刮了进来,让他本来就头疼欲裂的脑袋更加疼痛起来。

咬着牙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踉跄的关上了窗户,连为什么会从酒宴上到这里都来不及想就又晕了过去。

等他再睁开眼,窗户外明晃晃的阳光射进他的眼睛,有些刺痛,苏叶皱着眉头强忍起浑身的酸痛坐了起来。

这是哪里?苏叶怀疑的环顾着四周,是剧组的人在开玩笑吗?这明显是一间老旧狭小的屋子,墙上的壁纸微微发着黄,到处是斑驳的痕迹,空气中还隐隐泛着一股难闻的霉变的味道。

他轻轻的咳嗽一声,疼的要命,发出的声音沙哑的难听。昨天因为他再次拿得了最佳男主角的称号,这已经是他三金大满贯了,以他刚刚满30的岁数,真是不小的成就,被拉着喝了一晚上庆功宴。

他舔了舔干涩的唇,就算是他喝多了也得是回酒店,这是哪里?他挣扎着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从床上怎么也摸不到自己的手机,有些恼怒自己那个心眼多的像狐狸似的经纪人不靠谱,纪云这在开什么玩笑?明知道他有些洁癖?

踉跄的扶着好不容易找到了浴室,哗哗流趟冰冷的凉水才让他有些清醒过来,站在洗漱台前,有些裂纹的镜子里才看着那张和自己有几分相似却略显年轻的脸。

苏叶轻轻的皱了皱眉,抬起手彻底把镜子抹亮,一张年轻的脸清晰的露了出来。

镜子里这张脸上一双微微上挑的单凤眼有些勾人,注视人的时候目光流转间有些魅惑动人,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细嫩,绯红的薄唇紧紧的抿着,是他年轻时候的样子。

苏叶也不知道到底是他变年轻了还是穿到别人的身上了,他早些年就因为这被人称为妩媚娇艳的脸吃了许多亏,为了改变戏路剃了平头,变成面瘫冷脸,晒黑了皮肤,然后开始接各种戏,什么乞丐、什么反派、只要戏好,只要让他的演技能有突破,让他当丑八怪都行,这才成为了现在什么都能演的实力演员。

可现在是怎么回事??回到过去?重生了?这个身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脑子里闪过这些让人惊奇的疑问,可他的心情还是平静的吓人。

别以为他不接触新事物,没事时也看过几本小说,对于重生啊什么穿越这么东西并不陌生。

脑子里忽然一阵尖锐的刺痛,比起昨天的刀割,现在好像是在用电钻,苏叶再也扶不住洗漱台,软倒在地上,脸上布满着冷汗,身上的衣服在这一瞬间已经被冷汗浸透,让他的身体一阵阵的发冷。

脑海中这个与他同名的苏叶22年短暂的一生如黑白电影一样掠过,19岁时与相依为命的母亲绝裂离家出走,不过是因为母亲想要再次结婚。

他认为母亲背离了他和父亲,他不相信自己父亲会死,他说回来陪他过生日的。哪怕苏叶已经有些认可了那个对她母亲极好的男人,可他害怕,他怕记忆中扶着他骑在脖子上的男人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再加上小姑的挑唆,他在搅黄了他们的订婚宴后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在外面,因为一张与朋友之间嬉闹的cosplay古装照片成为网红,被人称为教主大人。

后来被人哄骗着一头扎进了这个五光十色又荒诞的娱乐圈,天真的相信着自己的经纪人,被他的那些语言所迷惑,好像只要他进入娱乐圈就会成为人上人,加上他幼稚的相信着只要他站的越高,只要父亲还活着,就一定会在电视上看见他。

经纪人给他到处接着浪费人气和误解的无脑综艺,让教主大人的逼格一降再降,被网友们纷纷拉黑,各种他脑残的ps和鬼畜被b站的up主们玩出了花样,成为全网黑的十八线艺人。

经纪人见他已经捞不起来,为了利用他的最后价值威胁他从早到晚的跑行程,更是接了许多那种恶心人的低级网综,苏叶又气又怒与经纪人大吵之后发烧晕了过去,再醒过来就变成了穿越过来的苏叶,曾经站在演绎圈最顶层的实力演员。

苏叶揉了揉还有些胀痛的脑子,青春期的孩子真熊,动不动就离家出走?记忆中原主的母亲对他很好的,虽然有时候很不靠谱,六年前他爸据说已经牺牲被战友送来遗物和抚恤金后,他爸那些极品的家人都找上门来,如果不是他妈一改温柔的脾气,他们娘俩有可能都无家可归了。

在小姨的劝说下他妈在爸爸牺牲三年后终于开始有了新的人生,认识了现在这个男人,他对苏叶很是包容和爱护,当然也从不掩饰对苏母的追求,让苏叶对他很是敌视。

苏叶抽了抽嘴角,回忆起记忆中他幼稚的手段,很是叹了一口气。真熊!!有妈还有不好吗?多个爸疼你还不好吗?你怎么就知道后爸会不好?以苏叶成人的眼光在原主的记忆中,那个男人做的很是不错,也许爱乌及乌,对原主的任性很是包容。

哦,原来是有人挑唆?苏叶翻找到记忆中那个极品的姑姑一副为你着想的嘴脸,啧!原主也太天真了??难道忘了他和他母亲差点被这些人撵出家门??

什么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家产都是你的,我们是想把家产都留给你,怕你妈妈再找便宜了别人,什么有了后爸,就会有孩子,你会成为没人要的孩子?原主本来就缺乏安全感,他很怕失去了妈妈,最后听说两人要结婚,一气之下离家出走。

他这一年黑料满天飞,他的母亲不是没有找他,两人因为他的离家出走到现在都没有结婚。

他的母亲对苏叶又是心疼又是愧疚,见了面直说让他回家,不当这个明星了,还让他给那个男人陪理道歉,说他捣乱订婚宴让郑家成了上层的笑话,这让苏叶又愤怒又懊恼。

他开始拒绝接听她的电话,加上经纪人从中阻挠,让苏母伤透了心,而且那个男人也私下里找上他,想要帮他脱离这种状态,或者帮他另外找一个公司,却被他认为是耻笑,认为他是来笑话他来了,直接让经纪人轰走了他……

苏叶无语的回忆着他幼稚的想法,认为接受后爸的帮助就是投降了???孩子??你是不是脑残了?

苏叶叹了一口气,熊孩子就是短揍,可看见破桌子上带着泪痕的白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妈妈、爸爸,我想你们了……

苏叶眼睛一酸,想到自己与原主相似的人生,母亲在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父亲对他既是严父又是慈母,可他还是在他18岁时牺牲了,捧着父亲的遗照,听着别人说着他是烈士,说他冲进火里救了一家人,听着消防队的叔叔们泣不成声,他快崩溃了,他不要这些奖励,他只想要父亲活过来陪着他……

想到这里苏叶闭了闭眼,原主还有妈妈,还有对他很好的后爸,而他什么也没有,一个人孤单的活在这个世界,摔倒了也没有人扶他起来,只有自己咬着牙成为了最后站在顶峰的影帝。

感受着孩子心底最后的执念,他想妈妈了,他后悔了,他想爸爸,他想回家……

苏叶轻轻的摸摸正在跳动的心脏,我带你回家……

砰的一声巨响,好像有人在用脚踢门,破旧的门都有要被踢碎的感觉,一个男人尖着嗓子正愤怒的吼着,“苏叶,开门,你他妈的给我开门,装什么死??你今天竟然敢放我鸽子?人家节目开了天窗找我赔钱,呸,你给我死出来?”

尖酸刻薄的话让苏叶的眼神一寒,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正是那个所谓的经纪人,孩子因为他的欺压都已经没有了,如果不是他来,今天这个男人看见的就是一具尸体,他还是一个刚刚22岁还有些天真的孩子!!

而他所说的那些节目,恶心的让人想吐,五花肉砸脸、头顶章鱼、用手摸吓人的东西、女装恶搞,反正怎么恶心怎么来,真还有人看??

而这次的节目是让他们打着野外求生的幌子生吃各种恶心的东西,蝙蝠、虫子、喝尿,第一期录制就把一个女星给弄崩溃了,哭着再也不录了,回想起这些来就让苏叶怒火压制不住,这孩子简直是在拿命来演综艺。

苏叶没有理外面的声音,转身从破旧的桌子里掏出一份合同来,上面的合约简直让他的脸阴沉下来,这就是一份廉价的、没有对这孩子有任何保护和利益的合约,而且签约为20年,这是一份奴隶合同。

苏叶算是见过娱乐圈中不少的龌龊,可这种算是最过份、最无耻的,在他的记忆中,这孩子挣来的钱都被他拿走了,一个月只给他2000块,还说要给他攒着,呸!!

外面的怒吼已经变成破口大骂,苏叶眯了眯眼睛,打开手机按下了录音和录像,把手机塞进门口的架子上,才站在门口打开门。

“你还敢关门??你装什么死?今天为什么不去?”他的经纪人满脸阴沉的砰的一声把门踹到一边,指着苏叶厉色问道。

苏叶后退一步,躲开他喷射四溅的吐沫星子,有些洁癖的他简直要吐了,“我都和你说了我有病了,我这一年没有休息过一天,还有你签那个是什么破节目?恶心又恶搞?我是不会去的。”

苏叶按照原主的脾气和语气有些不满的说道,这已经不是和经纪人第一次冲突了,这一年他们之间已经发生过多次争吵。

“哟,你以为你是谁?还挑?有节目上就不错了?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大明星,我说苏叶,你给我听着,我接你就给我去,别忘了你的合同在我手里可有20年,如果你违约就要付我2000万,这白纸黑字的难道你想赖账?”

对面的经纪人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好像在看什么好笑的事物嗤一下笑出声来,嘲讽的声音再也掩饰不住。